《念念》:面前的一坨翔如何绕过去

文章简介:《念念》:面前的一坨翔如何绕过去,还是小清新。 还是小人物。 还是平凡的场景。 还是温吞的剧情。 还是慢悠悠的镜头。 还是缓缓流动的感情。 是的,我说的是台湾电影。 看电影就像翻看一本书,看过之后,才知道自己看的是小说、散文、诗歌或者其他无法命名的文本。大部分的导演都热衷于当小说。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念念》:面前的一坨翔如何绕过去相关信息。

  还是小清新。
  还是小人物。
  还是平凡的场景。
  还是温吞的剧情。
  还是慢悠悠的镜头。
  还是缓缓流动的感情。
  是的,我说的是台湾电影。
  看电影就像翻看一本书,看过之后,才知道自己看的是小说、散文、诗歌或者其他无法命名的文本。大部分的导演都热衷于当小说家,而有些导演是散文家和诗人,还有些是思想家。台湾电影都更像散文,而不是小说。这部电影是散文加上童话和短诗,纯粹的文青调调,不过我喜欢。
  台湾电影偏爱弱化故事里的情节冲突,而直指人的心灵困境。这部电影通过不断的插叙倒叙,渐渐将故事主线拼接完整,也将主人公的情感慢慢拉近到眼前。幻想与现实,现实与梦境,梦境与回忆,交织在一起,像一幅拼图游戏。只有拼到最后,才能看到最终的图案是什么。影片里的人物在这个游戏中,奇妙的连接在一起,就像拼图里的碎片,少了哪一块都不完整。
  阿翔是一个拳击手,他是育美的男朋友。在我眼里,他是个渣男。他消费着育美的肉体和感情,无所忌惮而又饕餮无度。但他并不打算付出自己的情感,不是仅仅对育美,而是对所有人,对整个世界。正像教练的训斥,阿翔不信任任何人,在他心里,没有人是自己人。他的心魔来自于年幼时抛弃自己的父亲,这心劫成为他不断进取的动力,也成为他不安全感的渊薮。他独来独往,像一匹狼。导演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翔,暗示他脱离情感困局的路径,但是导演或许不知道,这个词在大陆,有着另外的一层含义。
  阿翔对自己这种视之若物的情感,育美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男人并不体贴,也不温情。但她内心的痛苦,却不仅仅来自这份看似颗粒无收的爱情。儿时家庭的破碎,成为她难以愈合的伤疤,带给她生命里无尽的困扰,也拖拽着她的情感,穿梭在回忆和现实之间。她设想过无数次,如果所有一切都没有发生,结果将会是崭新的模样。她一厢情愿的认为,如果妈妈没有带着自己出走,爸爸就不会心脏病突发去世,哥哥就不会杳无音信,然后一家人就能在绿岛乡下,收获一个童话般美好的家庭。电影里,她像《罗拉快跑》里永不疲倦的罗拉,奔跑回到过去,重新设定结局。只是每一次她都是无功而返,她跑不出自己的牢笼。已然既定的事实,她无法改变。她是在和如果较劲,这成为她的痛苦之源。令她难以释怀的是,自己明明很努力,但为什么绕不过这坨翔?
  生命里有些东西,你明明知道是坨翔,但你却总是念念不忘,就像昨天刚踩过一样。这坨翔可能是爱情里遇到的一个渣男渣女,也可能是一个没有爱的家庭,或者是不负责任的渣父渣母,或者是插兄弟两刀的发小,或者只是街角边一个殴打小商贩的城管。有些翔,我们可以轻松躲过、绕过、跳过,但有些,即使再小心翼翼,也避无可避,因为从一开始,它就粘在我们的鞋底。刘翔,这个世界上跑到最快的男人,也躲不过一个逼里有炸的女人,一不小心,也被炸的不轻。
  可是,没关系,谁的生命里没遇到过,你有过,我也有过。每个人生命里都有躲不过去的翔。只是人是感情动物,常常心有不甘,想要寻找已经失去的童年,想要抓住变冷的温暖,想要弥补亲情的缺失,想要挽留爱人的背叛。让自己沉浸虚幻之间,最终却只能是两手空空。亲情、爱情粘合着故事里的每个人物,也包围营造着我们的生存空间。人们误以为感情是万年胶,但却原来也只是劣质的胶水,一不下心就会破碎。家,有爱的房子才是家,没有爱的房子,只是一个可以保存肉体的空间,和冰箱的功能并无两样。“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暗示了不幸的千万种可能。从孩子变成大人,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翔,成长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拉在跑,育美在跑,育男在跑,阿翔在跑,所有人都在情感中奔突,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试图挽回也或者试图逃避命运中不可改变的注定。华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一座大殿,大殿门口悬着一幅对联:“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又远” “月在水面拨开水面月更深”,回忆这东西,大概也便是云月一般,得不到,改不了,却还在。西哲说,不要为洒在地上的牛奶哭泣。道理没错,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谈何容易。
  电影的最后,一个小生命诞生了,刚出生的小家伙如此丑陋。分娩意味着新生,新生总是预示新的可能,人们称之为希望。希望刚出生时,就是这副丑陋的模样。心里有了希望,电影里失散的兄妹也终将相聚,走远的爱情也会回来。好吧,这是一部关于爱与希望的电影,有个暖暖的结尾,总归是好的,虽然我并不确信。
  阴影之所以称为阴影,在于你转过身去,它总在那里。生活教会我们的,就是带着影子生活。没有皱纹的奶奶让孩子害怕,没有影子的人让人恐惧。只是,每当东方欲晓,要记得把自己的脸庞,摆成向日葵的姿势。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