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哥谭骑士》:布鲁斯·韦恩的不同方面

文章简介:《蝙蝠侠:哥谭骑士》:布鲁斯·韦恩的不同方面,在克里斯托弗诺兰「黑暗骑士三部曲」的第二部《蝙蝠侠:黑暗骑士》上映之前,DC与华纳适时推出了动画《蝙蝠侠:哥谭骑士》来为影片预热。当时正值「黑暗骑士三部曲」如日中天之际,因此这部动画也受到了连锁效应的刺激,票房加DVD销售一共获得了超过九百万美。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蝙蝠侠:哥谭骑士》:布鲁斯·韦恩的不同方面相关信息。

  在克里斯托弗·诺兰「黑暗骑士三部曲」的第二部《蝙蝠侠:黑暗骑士》上映之前,DC与华纳适时推出了动画《蝙蝠侠:哥谭骑士》来为影片预热。当时正值「黑暗骑士三部曲」如日中天之际,因此这部动画也受到了连锁效应的刺激,票房加DVD销售一共获得了超过九百万美元的可观收入。抛开经济账不谈,《蝙蝠侠:哥谭骑士》是一部非常独特的超级英雄动画,展现出更精致、更原创、更丰富的特点,也拉开了新世纪蝙蝠侠动画不断创新的序幕。
  本片由六部短片拼贴而成,而且清一色出自日本动画制作团队之手,很容易令人联想起2003年的那部「黑客帝国系列」衍生动画《黑客帝国动画版》(The Animatrix)。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参与制作的团队STUDIO 4℃以及MADHOUSE也同样出现在了本片之中。与《黑客帝国动画版》类似的是,虽然不管在人设还是画风上,日本制作方都尽可能地偏向了美系。然而在没有喧宾夺主的前提下,本片仍然表现出了日本漫画的鲜明特点和质感。美国漫画辅以日式加工,使人有一种东西结合的观影体验。
  本片的六个故事短小精悍、各有特色,从各个方面来描绘「哥谭骑士」。我粗略地分了一下类别,大致可以归为以下三种:
  一、旁人眼中的蝙蝠侠。第一个故事「轮到我了」和第二个故事「火海逃生」属于这个类别。在「轮到我了」中,几个孩子轮流显摆着自己曾看到过蝙蝠侠的故事,在他们的描述中,蝙蝠侠时而是个幽灵般活动的影子,时而是个长着巨大翅膀的蝙蝠,时而又是个身披铁甲的机器人。正在此时,伤痕累累的蝙蝠侠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之前懊恼没有见过蝙蝠侠的那个孩子居然意外地救了蝙蝠侠一命,还得到了蝙蝠侠的感谢;而在「火海逃生」中,则是以两位探员艾伦和拉米雷斯的视角去看待蝙蝠侠,在押解犯人去监狱的途中,两人遇到了意大利黑帮和俄罗斯黑帮的火并,危急时刻蝙蝠侠赶到施以了援手。有趣的是,此前艾伦和拉米雷斯就哥谭需不需要蝙蝠侠发生了激烈争执,事实却让质疑蝙蝠侠的艾伦陷入了沉思。
  二、关于蝙蝠侠装备与修行。第三个故事「实战演练」和第五个故事「面对苦难」属于这个类别。韦恩的发明家卢修斯·福克斯在「实战演练」登场,他通过韦氏通讯卫星的损坏而想到了利用EMP产生磁场制造一种防弹衣,可以将射来的子弹反弹出去。然而,当蝙蝠侠穿着这件防弹衣在港口打击犯罪时,有一颗子弹经过反弹伤害到了一个黑帮分子,于是韦恩放弃了这件装备。他对福克斯说不介意自己受伤,却不能容忍别人因我而伤,表明了蝙蝠侠惩奸除恶时的根本立场;「面对苦难」是蝙蝠侠对过去的一段回忆,他曾经在印度向一个女性苦行者卡桑德拉学习如何忍受痛苦。通过卡桑德拉的教谕和自己的修行,韦恩明白了痛苦是无法消除的,只有去合理地引导它们,并且必须要有承受所有痛苦的勇气。
  三、蝙蝠侠与敌人的交战。第四个故事「黑暗幽城」和最后一个故事「死亡射手」同属此类。蝙蝠侠在前者中的对手是稻草人和蜥蜴人,稻草人绑架了红衣主教,并使用迷幻剂令许多教徒丧失理智,蝙蝠侠追踪到下水道,先击败了藏匿于此的蜥蜴人,接着又与稻草人交手后成功救出了主教;在后者中,蝙蝠侠遭遇到了一个擅长远程狙击的劲敌——死亡射手(没错,就是威尔·史密斯将在《自杀小队》中饰演的角色),他接受了俄罗斯黑帮的雇佣准备狙杀戈登局长。好在韦恩和哥谭警局事先有所防备,在行进的列车车顶上,蝙蝠侠同死亡射手展开激战,最终将其抓捕归案。
  《哥谭骑士》在整体水准上同《黑客帝国动画版》有一定的差距,不过这种跨国合作为超级英雄动画电影的制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在这六个故事中,尤以第一个故事「轮到我了」最为精致引人。每个孩子口中的蝙蝠侠都不相同,这种「罗生门」式的设定既增加了可看性,亦让蝙蝠侠的形象愈加丰满。或者,也可将这个故事视为整部动画的缩影,把这些故事合而为一,才能还原出一个多面的、真实的、完完整整的「哥谭骑士」。蝙蝠侠是属于黑暗的骑士,因为隐于黑暗所以神秘,因为神秘才对罪犯具有震慑性。哥谭市民并不需要去了解蝙蝠侠,只要明白暗夜之中有一个正义的使者会始终守护在他们左右,这便足够了。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