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郑重其事演郑众的于和伟

文章简介:《我不是潘金莲》郑重其事演郑众的于和伟,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根据刘震云原著改编,由冯小刚执导,讲述了一个被丈夫污蔑为潘金莲的女人,在十多年的申诉中,坚持不懈为自己讨公道的故事。影片虽然看似一部抗争妇女的上访史,其实是以女主角李雪莲十年的经历,串起了一系列的人物,特别是一系列的大。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我不是潘金莲》郑重其事演郑众的于和伟相关信息。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根据刘震云原著改编,由冯小刚执导,讲述了一个被丈夫污蔑为“潘金莲”的女人,在十多年的申诉中,坚持不懈为自己讨公道的故事。影片虽然看似一部抗争妇女的“上访”史,其实是以女主角李雪莲十年的经历,串起了一系列的人物,特别是一系列的大小官员干部,上到大首长,下到小法官,可谓是一部影视剧作中的公仆群像。
  当然,全片的故事还是充满了正能量,毕竟众多官员们也是都在努力为李雪莲解决问题,或许是方式方法的问题,并未让李雪莲在告状的道路上“偃旗息鼓”,其中与李雪莲“交往”最多的,莫过于由于和伟扮演的光明县委书记郑众,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典型存在性的人物,低调,沉稳,内敛,正如所谓“真人不露相”,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隐藏得很深,但鉴于本身能力问题,遇事又会六神无主,昏招迭出。
  或许因为《我不是潘金莲》本身就是一部针砭时弊的作品,因此在片中的人物名字,也似乎有着各种寓意,比如说法官王公道,审判长贾聪明,旧县长史惟闵,以及于和伟担纲的新任县长郑众,虽然影片通过首长及市长,给到了官员正面的光明形象,而且影片并没有浮于模式化人物塑造,更多的来挖掘每个人的内心世界,由于和伟扮演的郑众,便首当其冲,几场戏下来,将一个游走于官场间,想为群众解决问题却又碍于上级对自己的施压的被动县长表现的淋漓尽致。
  其实郑众的出场,还是很让人踏实的,是时他正在指挥公共场馆的防火工作,后被法院院长告知有关李雪莲的近况后,当即表示,如果因为李雪莲上访而让自己丢了乌纱帽,也不在意,毕竟自己“下台就下台吧,反正我不想干了”,一副并不迷恋官场的清心寡欲之态,随后“我就会一会这个潘金莲”的亲力亲为,又表明了体恤民意民生的态度,虽然在面对李雪莲的时候以“我喜欢开门见山,我们就长话短说”开场,干净利索,却不料预设好的一切,毁于一句“签个协议吧”之上,本要不再上访的李雪莲被县长和法院院长的不信任所激怒,开启了本来一直“郑重其事”的郑众县长的全新的刺激的人生。
  于和伟在诠释郑众这个人物的时候,是很注意细节的肢体语言,比如说在和市长之间的交流,站着一定是必躬屈膝侧耳倾听,不断认错“是我的工作方法简单了”,行动时又会一路小跑紧跟不止,虽然就市长更开放和平和的心态看,他并非需要如此的低声下气,但深固心中的对上级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敬畏,让他始终提心吊胆,生怕出错,这也是《我不是潘金莲》中大部分官员的心态——怕犯错,怕丢乌纱帽,因此在面对李雪莲上访的事情时,从来都是以“堵”来阻止,并未想过用“疏”来缓解,正如古人训“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没有参透其中的奥妙,因此,即便是处处陪着小心与李雪莲“对阵”,依然找不到脉门,只落得惨败收场。
  在面对李雪莲时,郑众一般情况下并不露声色,但他的一举一动,还是带出了内心的世界,比如说被李雪莲拒绝签协议后的垂头丧气,比如说收到李雪莲逃跑的消息后以手拍脑门,都让郑众这个人物更丰满。大部分时间,于和伟在处理郑众这个人物的时候,还是非常内敛,这也是非常符合角色性格,不张扬的表演更是演技的沉淀所致,这一次的于和伟与郑众,早已合二为一般难分难解。多年来,于和伟参演大戏不断,从战争到爱情,从古装到现代,各类角色都能入骨三分,全情投入,而今的郑众,将会是他的又一个被公众所记忆的出演,这个角色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作为《我不是潘金莲》的关键环节的存在,更有可能成为冯氏电影中各类经典角色之一,所以,郑众的郑重其事,有其存在的郑重意义。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