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圣途》:精神朝圣的路上两代人的生死虐爱

文章简介:《我的圣途》:精神朝圣的路上两代人的生死虐爱,《我的圣途》是一部原生态的母语电影,也是一部精神寻根的史诗片。影片中有太多的爱和悲壮,通篇弥漫着人性的光辉。 寻找,大都与爱或缺爱有关。当初,最爱我的人哪去了?在张蠡执导彝族原生态电影《我的圣途》中,沙马达伊彝族毕摩(祭师)传人,从小和母亲。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我的圣途》:精神朝圣的路上两代人的生死虐爱相关信息。

  《我的圣途》是一部原生态的母语电影,也是一部精神寻根的史诗片。影片中有太多的爱和悲壮,通篇弥漫着人性的光辉。
  寻找,大都与爱或缺爱有关。当初,最爱我的人哪去了?在张蠡执导彝族原生态电影《我的圣途》中,沙马达伊彝族毕摩(祭师)传人,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沙马达伊尚未出生时,父亲就离家远行,寻找彝人心中传说中的白色圣地,8年后,父亲回来时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于是,23岁时,已经成为名闻四方大毕摩的他拿着父亲传下来的经书,沿着父亲的足迹寻找白色的圣地。孰料,这次远行,一切都变得匪夷所思复杂起来……
  整个故事,看是沙马达伊的冒险之旅,反映的实则彝人文化传承和爱的探寻。简言之,这是一部“寻根电影”。孤身远行中,沙马达伊几历险境,几乎身死,一直没有放开手中的经书。在他眼里,经书不止经书那么简单,更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传承,或者说宿命。这也是他的精神之根,或者说彝人这个民族的精神之根。这部经书里,承载着的不仅对未知事物和神灵的敬畏,更多祈福和希望的成份。所以该片中,经书也就成为推动剧情进展的重要线索。
  经细历数,影片中至少有三段虐爱:达伊和哑叔女儿阿几的生死绝恋,好友纽特和萨和头人女儿阿果的人天相隔,还有父辈那段模糊不清生死之恋。片中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更多焦灼和无力感,现实反差和人物内心冲突让人心碎。譬如,纽特和阿果明明深爱,却只能人天相隔;而在哑叔的嘴里,当年发现在父辈身上的爱情,更是让人泪下。
  相比他片,《我的圣途》中所展现出的伦理、道德问题没有有囿于简单的说教,而是用事实描绘爱的悲壮和人物内心的感伤。达伊明明很爱阿几,但只能看着她下嫁别人,婚姻不幸的阿几选择逃婚,两人走到一起,却又发现两人似乎有着血缘关系。闻讯后阿几无法承受事实,最终选择悬树自尽,留下达伊独自面对生活中的伤悲。阿几之死,也成为该片中最悲情的一幕。
  纵观全片,影片中处处充斥着这种道德、伦理和现实的冲突。影片有个桥段,萨和头人和邻近部落“打冤家”,头人威逼毕摩沙马达伊做法召集神灵为之作战,无奈之下,阿达吟唱《安魂指 路经》走进子弹纷飞的战场,意欲阻止双方的撕杀。两个部落的氏人看着阿达先是一愣,阿达流着眼泪喊道:“我们都是阿普居木的子孙,天下彝人是一家!我们为什么相互残杀?”战场寂然,天地无声,停顿片刻,一颗子弹呼啸而至。镜头在这一刻定响,悲壮凄美得让人压抑。却原来,道德、良知在贪嗔痴等人性之恶面前,脆弱、无助得一击即破。
  看到最后,你会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原生态的彝人史。甚至,你会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部创作,而是通过创作者通过毕摩的视角用人心的方式触摸事实和真相。所以,到了影片最后,达伊静静地怀揣经书昂首远行时,我们听到的不是伤感或对生死的悲叹,更多是爱的博大、包容和人性的光芒。
  身上彝族毕摩的传人,行走在路上和记忆里的达伊究竟在寻找什么?答案是:他寻找的是父亲当年的足迹和不为人知的经历,或者说寻找内心的自己。所以,当哑叔述说当年的真相时,他终于理解身为毕摩,父亲当年所说的选择,从父亲的身上他看到了大爱和人性的光芒。事实上,从这一切起,毕摩沙马达伊已然抵达内心的白色圣地。至此,影片也在悲壮的气氛中完成了自己的精神阐述和人性命题。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