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孤胆英雄的危险度远不及吃瓜群众

文章简介:《危城》:孤胆英雄的危险度远不及吃瓜群众,《危城》是那种当你无片可看时可供消磨时间的电影。尤其在这个惨淡的暑期档,除了一部可爱的纪录片之外简直让人绝望。本片是平庸的让人乏味,但所幸还不至于令人倒胃。因而我们无需太过苛责了。陈木胜导演在《全城戒备》和《新少林寺》两部水平明显降至烂片。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危城》:孤胆英雄的危险度远不及吃瓜群众相关信息。

  《危城》是那种当你无片可看时可供消磨时间的电影。尤其在这个惨淡的暑期档,除了一部可爱的纪录片之外简直让人绝望。本片是平庸的让人乏味,但所幸还不至于令人倒胃。因而我们无需太过苛责了。陈木胜导演在《全城戒备》和《新少林寺》两部水平明显降至烂片的作品之后,放缓了创作速度。近年来的《扫毒》包括今年这部《危城》,水准略有提升。
  如果说《扫毒》是赢在题材和剧作上,那么《危城》观赏性的提高很大程度上则有赖于洪金宝导演的动作戏。正是因为这些打戏的支撑,才使得这部两个小时的影片没有显得过于冗长。被一些评论所津津乐道的政治隐喻,什么“普城”了、“太平”了,不过是一些表面化的文字游戏。导演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强烈的表达企图。
  从人物设定上,也能看出陈木胜这一次只是满足于类型内的常规操作。影片虽然名为“危城”,但导演根本无意把主人公和观众一起带到“危险”的境地里去。这也是本片注定平庸的原因所在。古天乐扮演的变态少帅,到处放枪固然能让观众陷入暂时的紧张。吴京饰演的少校,其强硬做派和无敌气场也能带给人巨大的压力。
  然而,影片真正的“双雄”:刘青云饰演的地保和彭于晏饰演的浪人,都并未遭遇真正的困境。这部影片又名“Call of Heroes”,很显然他俩都是英雄。一个英雄信奉“人民可以不要我,但我不能不要人民”,另一个英雄觉得“有些事不收钱也要做!”对于坚守正义的他们来说,这种选择不过是应有之义。
  地保牺牲自我的前提是,他已经安顿好妻小。浪人做出的选择也无需承担与同门师兄相互残杀的后果——师兄最后为了救他而殒命。那层层叠叠的酒瓶帮他摆脱了原本不得不面对的伦理困境。片中的地保实在是美国西部片中小镇警长的翻版,而浪人的形象显然是对于日本剑戟片的刻意模仿。
  近些年,香港导演北上需要处理的棘手问题之一就是故事的发生背景。香港本地的资源似乎已被挖掘殆尽,再难拍出新意。于是乎,横向上往东南亚扩展,看本片映前的贴花广告,林超贤导演已经干到湄公河了。纵向上民国则成了个热饽饽:先前票房成绩尚可的《消失的子弹》、《大魔术师》莫不如是。
  陈木胜导演将小镇警长和日本浪人置于民国初年的山中小城中,构建了一个虚幻的侠义世界。这种侠义无足可观之处在于,在时代的变革面前,镖师的出路和地保职能的演变都有其自身错综复杂的历史轨迹。绝非电影中所呈现的那种诗意想象。
  彭于晏的浪人形象所以会被人诟病走错剧组了,除了演员表演的失范。更重要的原因是导演对这个角色的前史:镖局全灭的结局以及后续如何都交待得语焉不详。他的选择和去路,看似浪漫实则缥缈,带给观众的只能是费解和迷茫。
  地保刘青云头疼于如何取得群众的信任,只是这份信任能否不被辜负,不由英雄自己决定,全看南方的护国军何时能够赶到。“明知做不到而去做”的精神,依然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毕竟,片中的人民群众是那样的淳朴,至多是有一点懦弱。“这样的一群”和《鬼子来了》、《西游降魔篇》中的群众并不一样。地保在此时还是个“英雄”,他不惧牺牲的选择仍有意义,悲壮还未被消解。直到后来国民政府“保甲制度”的推行,地保反过来成了吃瓜群众革命的对象。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