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那个世界里没有我的存在

文章简介:《大鱼海棠》:那个世界里没有我的存在,从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的开始,到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结束,凭心而论,有些感慨,有些感动,有些感怀。影片试图用唯美的方式,把《逍遥游》的意境智慧展示出来,并用一段跨越时空的爱情加以重释,这种努力的诚意。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大鱼海棠》:那个世界里没有我的存在相关信息。

  从“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的开始,到“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结束,凭心而论,有些感慨,有些感动,有些感怀。影片试图用唯美的方式,把《逍遥游》的意境智慧展示出来,并用一段跨越时空的爱情加以重释,这种努力的诚意是值得肯定的。
  任何一个塑造了新世界的动画故事,有个最简单的评判标准,就是它是否能激发你前往那个世界的渴望,是否让你产生一种“如果我在那个世界”“如果我是影片主人公”的联想。从这个意义上说,影片显然是单薄的。
  这是一个生死攸关都停留在口头上的世界。当椿化作海棠花撑起世界的时候,我们正在为她的献身而感动,谁知下一秒她就在另一个地方复活了。当灵婆自言自语地说着“你的复活,要感谢就感谢那个用寿命相换的人”的时候,我们刚要为湫的消失而感怀,谁知下一秒他就在大海中间出现了。谁都可以死,死了也可以复生,代价也不刻骨铭心。
  这是一个没有回忆的世界。虽然影片一直在用旁白表现出一种回忆的气氛,但100多岁的椿并没有出现,她和鲲过得好吗,她作为新的灵婆生活得幸福吗,既然这些现实都没有,这种回忆就是毫无意义的。相反,对于一些应当回忆的往事,影片却没有讲述。比如椿的爷爷与奶奶之间的美丽爱情,比如灵婆和鼠婆的来历,哪怕是椿和湫小时候的往事,任何能增加我们对这个世界认同、期冀,任何能增加我们对主人公同朋友、家庭关系了解、认知的回忆都是缺失的。在一个没有回忆的世界里,任何看似奇妙的设定都只有符号意义,而无法真正动人。因为人的一切情感都是在回忆中积累起来的。
  这是一个缺少真正成人仪式的世界。影片中不乏仪式的庄严,也不乏仪式的神奇,比如片首椿的成人仪式就是重点被塑造的重场戏,还有椿到灵婆那里去的过程、交换生命的过程,也都是神秘的仪式。但是椿真的通过仪式成人了吗?如果神仙世界把到人类世界七日,看一看神仙影响下的世界是怎样运作的,就当作成人仪式的话,这种成人充其量就是仙术的毕业典礼。真正的成人应该是心智的成熟,懂得爱其他人,懂得担当。影片缺少一个有关真正成人的重量级发言。
  这是一个想象力溢出、但人性苍白的世界。影片每个画面都很美,或者更准确地说,每个画面的场景都很美,有些画面甚至都让你产生镜头不够大、不够尽览、想要看到更多的错觉。但是画面深处对人性的挖掘就显得有些苍白了。有些停留在神秘情趣上,比如灵婆,把神神秘秘当做性格;有些停留在小清新的肤浅上,比如主人公三人组,如果湫能因爱生仇,会产生更多对立矛盾,最后矛盾的解决也会更加动人;还有些停留在简单教条上,比如椿的妈妈,族群中的神仙等等,千人一面。
  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可惜,这只名为鲲的鱼,最后也只不过长成为小号鲸鱼的大小,并没有成为几千里的一条大鱼,错过了与主人公的渺小身材形成更大、更震撼反差的绝佳机会。最主要的,是没有真正成为“大鱼”的鲲,是不会经历更多人世沧桑的,不会积累足够情感的,从而也就无法实现从鱼向人的质变。我从一开始就反对椿对鲲的饲养,把爱人当成宠物一样从小养大,这个设定怎么可能增加椿与鲲的爱情联系呢,只能增加一种错乱的情绪罢了。
  如果我在那个世界,我会期待第一次到人世间进行成人仪式的椿,除了对渔船上的那个男孩一见钟情以外,更是在一次风暴中对摇曳的小船完成一次救护,这样后来男孩对被困的椿进行解救就是更加顺理成章的了。我甚至期待椿错过了七日之限而被迫留到人间,与男孩展开一场真正的被禁忌的恋爱。
  如果我在那个世界,我会期待椿与湫的对立,因为春秋本就是相对的两个季节,是不能融合的,但是他们又是相统一的。这种对立与统一,绝不是“我把你当成大哥哥”那么简单。
  如果我在那个世界,我会期待神仙世界的崩塌最终解决的动力来自于神仙们突破所谓的与人世间的各种禁忌,突破对人类的隔膜,包括偏见、爱的桎梏等等。是鲲的到来使神仙世界崩坏,但同时也是鲲和椿共同的努力,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大家毕竟都是“大鱼”嘛。
  动画影评俱乐部 inside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