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守自盗》中金融与次贷危机衍生的泡沫

文章简介:《监守自盗》中金融与次贷危机衍生的泡沫,2008年12月,我在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想必这条短信已经转发了一百万次: 一年前,苏格兰皇家银行花1000亿美元收购了荷兰银行。如今,同样的金额可以在收购了花旗集团(225亿)、摩根斯坦利(105亿)、高盛银行(210亿)、美林银行(123亿)、德意志银行(13。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监守自盗》中金融与次贷危机衍生的泡沫相关信息。

  2008年12月,我在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想必这条短信已经转发了一百万次:
  一年前,苏格兰皇家银行花1000亿美元收购了荷兰银行。如今,同样的金额可以在收购了花旗集团(225亿)、摩根斯坦利(105亿)、高盛银行(210亿)、美林银行(123亿)、德意志银行(130亿)和巴克莱银行(127亿)之后,还剩下80亿美元 …… 用这笔零钱你可以收购通用汽车、福特、克莱斯勒和本田F1车队。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马来西亚人沈连涛(Andrew Shen)在其著作《十年轮回》的开篇,写下了这么一段令所有财经界人士难忘的内容。
  然而,次贷危机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
  就像“大萧条”导致了金本位的崩溃、第一次全球化的倒退以及法西斯的崛起一样,次贷危机对全球的重大影响也才刚刚开始。
  欧洲面临欧债危机。冰岛已经破产,西班牙和希腊的失业率为25%,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50%。希腊还面临着非常大的退出欧元区的风险,甚至最终欧元区的土崩瓦解也不是全无可能。
  中东和北非在苦苦挣扎。由于经济的持续低迷,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先后爆发了反政府运动,即“阿拉伯之春”,直接迫使多名领导人下台,国家政局陷入剧烈的动荡。
  俄罗斯经济崩溃。
  巴西和阿根廷在严重的通货膨胀与资本外逃的泥沼中难以自拔。
  日本在进行史无前例的扩张性经济政策,安倍甚至正在尝试修改《和平宪法》,日本军国主义有了复活的迹象。
  中国为了应对危机,积累了前所未见的房地产大泡沫和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危机似乎已不可避免。
  印度已经连续7年通货膨胀高达10%,经济发展模式遭遇严重的挑战。
  ……
  每当我感觉到生活中压力很大的时候,总喜欢找一些跟金融有关的轻松的电影或纪录片来看。前些天就看了这部 Inside Job(监守自盗),拍的实在好,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
  我以往在写文章的时候,大概50%是写给自己的,50%是写给大家的,因此我会尽量把一些专业的名词和逻辑解释清楚。但这篇文章如果也像以前一样的话,那么它就会变成一篇非常浅的文章,而这样的解释金融危机的文章我相信大家一百度就可以找出来一万篇。因此我想把它写的深刻一点,但如此就必须使用一些专业的词汇和逻辑 —— 大家在阅读的时候,如果遇到了没看懂的词汇就略过它吧,它们的数量并不多。
  不好意思喔 …… 这篇文就算是80%写给我自己的吧 ——
  好了,继续 ——
  金融业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很多电影都在暗示金融业是一个不创造任何财富的行业,好像是整个社会的寄生虫一般,这很明显错的非常离谱。金融业对社会的贡献是巨大的,我在《不要误解了社会主义》那篇文里写到了一些,这里就再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现在请设想一个非常聪明的年轻人,发明了一个可以改变人类生活的产品,比如1983年,年仅28岁的比尔·盖茨和他刚刚设计完成的 Windows 系统。
  由于当时微软公司的规模很小,盖茨先生只有能力将它卖给很小范围内的一部分客户(没有足够的营销团队和财力做广告)。
  如果没有金融业的话,那么盖茨先生只能够一点一点的扩大业务,凭借赚到的现金来招收更多的员工。
  然而1986年微软公司在 NASDAQ 股票市场完成了上市,微软一下子筹集到了一大笔钱,这笔钱帮助微软从一家地区性的小公司迅速的成长为了跨国公司。这样,在短短几年之内,全世界的用户就都用上了 Windows 这款绝好的操作系统。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 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盖茨先生也得到了应得的财富。
  如果没有金融的运作参与其中,这一过程可能要推后10年,甚至20年。
  对于那些购买了微软股票的人来说,他们相当于“把现在的收入变成了未来的收入,但是未来的收入变多了。”因为微软的股价从上市到现在已经上涨了超过一千倍,当初购买了股票的股民现在多数都已是百万富翁。
  而对于盖茨先生和微软来说,则是“把未来的收入变成了现在的收入,从而改变了未来!”由于有了更多的资金,微软可以雇佣更多更好的人才,微软的产品就可以迅速的更新 —— 变的更好。这个过程也提升了整个人类的生活质量(即便你不用电脑,但电脑的普及提高了社会的效率,它也终究会影响到你)。
  当然,金融的作用远远不止于此。例如它还有分散风险和分散金融周期的作用。马克思就曾说过,如果没有金融,可能世界上到现在还没有建成第一条铁路呢。因为建一条铁路要花太多的钱,而资金回本的过程却非常缓慢,往往需要几十年。如果没有金融的运作,谁会投资去干这么大风险和长周期的事呢?
  好了,我们来聊聊次贷危机吧!
  假设现在是2001年,你想在美国买一套价值100万美元的房子。没有多少人有能力用现金来买房子,所以你决定用贷款的方式。美国的银行会贷款给你多少钱呢?—— 100万!甚至105万,连买保险的钱也贷款给你了。
  然后,美国的银行就会把这些住房抵押贷款(Housing Mortgage)变成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BS,Mortgage Backed Security),卖给其它金融机构。
  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当这些 MBS 被卖掉之后,银行就会把其收到的房主的还款直接转账给购买了这些 MBS 的客户。
  这些 MBS 的一半都卖给了著名的房利美和房地美 —— Fannie Mae & Freddie Mac。它们两家购买了全美住房抵押贷款的一半,金额高达4.4万亿美元。
  房地美和房利美又哪来这么多钱呢?
  它们当然没有。于是它们又将这些 MBS 卖给了全世界的投资者们 —— 银行、对冲基金、保险公司、养老金、货币市场基金、个人投资者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券化的链条 —— 从购房的房主直达全世界的投资者。
  这相当于全世界的投资者在“资助”美国人民买房,所以美国的房价从2001年开始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速度上涨,泡沫就这样诞生了。这个问题我们后面再聊。
  由于房地美和房利美是一种半国有化的企业,因此它们受到了严格的监管。它们只能从银行手中购买最优质的贷款(Prime Loan),也就是个人信用得分最高的房主(从未有过违约的记录,且每月的还款金额不到其月收入的25%——40%),这些人基本上具有完全的还款能力。
  房地美和房利美所出售的 MBS,可以被称为“优贷”。那么还有“次贷”呢?这就是那些投行(投资银行)们干的坏事了——
  投行们发现,从2001年开始,美国的房价就一直处于稳定的上升期。于是他们推测,即便是找一些信用不好的人来放贷,也不会有什么风险。因为即便是遭遇了违约,只要把房子收回来再卖掉就可以了嘛。总之不会亏。于是它们开始鼓励银行们去发放更多的“次级债”。
  那么对于银行来说呢?反正它又没有风险,因为这些债务终究是要卖给投行的。即便是遭遇了违约,受损失的也是投行而不是它们,所以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里先解释一下投行和传统商业银行的区别。
  商业银行能做的业务非常有限,基本上仅限于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然后依靠利差(贷款利率肯定是高于存款利率的)来赚钱。
  投资银行是不能吸收存款的。前面提到了它去鼓励商业银行发放更多的次级债,然后将这些次级债卖给全世界的投资人。但是要知道,投资人也都是非常精明的、掌管着数十亿美金的基金经理。他们怎么会傻到去购买次级债呢?于是投资银行的那些天才的数学家们,开始了发明创造。他们发明了两样被称为金融衍生品(Financial Derivatives)的东西 —— CDO & CDS。
  直接卖给你次级债你肯定不买,对吧?
  那么我就把一大部分的优质债务和一小部分次级债混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债务池,也就是 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然后再把这个 CDO 切开了卖。怎么切呢?比如,如果这个 CDO 中80%的贷款都违约了,那么您的资金才会受到损失。你一想,这怎么可能违约呢?除非美国被海啸淹没了 —— 不然怎么都不可能有80%的资金违约吧?
  除此之外呢,投行还会找著名的世界三大评级公司 Standard & Poor's(标准普尔)、Moody(穆迪)、Fitch(惠誉)来给这些债务做一个评级。评级公司和投资人想的一样,80%的贷款都违约,这怎么可能呢?于是给出了 —— AAA评级,和美国政府国债的信用度一样(只有0.01%的可能违约)。
  好了,如果您还不放心!?
  投行就再去找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 —— AIG(美国国际集团),来给这份 CDO 保个险。也就是说,如果房主违约了,AIG 来付钱。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对吧?
  这份保险合同,就是 CDS(Credit Default Swap)。
  好了,剩下的继续卖。
  如果这份 CDO 中60%的房主都违约了,那么才会影响到您的资金。看上去也不太可能 —— 因此 —— 没问题 —— AAA评级 —— CDS —— 买!
  40% ……
  20% ……
  10% ……
  5% ……
  就这样一直下去。
  数字越小,评级越低,CDS 的价格也越贵(保险公司也不傻呀 ——),资金损失的可能性就越大。当然了,评级越低,违约的可能性就越大,利息当然也越高(高风险高回报、低风险低回报嘛)。
  让我们画一张图来更直观的看一下这个过程。
  乍一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呀!那怎么就发生危机了呢?
  让我们再次回到2001年。
  2001年美国经历了两件大事。第一,从2010年3月开始破裂的互联网泡沫到了2001年开始崩溃。第二,美国遭遇了9-11恐怖袭击。袭击之后,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开始急剧紧缩,一场衰退似乎马上就要到来。
  时任美联储主席的艾伦·格林斯潘开始下调利率,如图,从2001年的6.5%一路下调至2003年的1%。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当时诺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竟然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名为《美国应该用房地产泡沫取代互联网泡沫来提振经济》的文章 ——
  去年,当《纽约时报》和其死敌《华尔街日报》(前者为著名左派报纸,后者为右派的急先锋)再次战的不可开交时,《华尔街日报》的经济学专栏作家竟找出了这篇文章。可想保罗·克鲁格曼是有多么尴尬 ——
  事实上,美国确实是以房地产泡沫取代了互联网泡沫,而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则酿成了百年一遇的次贷危机。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经济危机,几乎都是由泡沫引发的。简单的说,都是从流动性过剩开始,接着出现投机热,最终形成泡沫,而后发生崩溃。
  次贷危机就是从2001年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降息,也就是制造流动性过剩开始。
  然而,资产泡沫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前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中提到,从2001年到2007年,英国的货币政策要比美国紧缩的多,美国是从6.5%下调到1%,并且在1%的位置上停留了一年之久直到2004年年中,而英国则是从2001年的5.75%下调至2003年最低的3.5%,远高于美国的1%,且在3.5%的位置上也仅停留了一个季度,就在2004年年中迅速上升到了4.5%,而此时美国的利率还仅为1%。随后两国都开始上调利率,至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前,两国的利率均为5%左右。
  可是英国在货币并不宽松的前提下,房价还是从2001年到2007年间上涨了超过100%,而美国在货币如此宽松的情况下,房价在同一时间则仅上涨了72%。
  更夸张的对比来自德国和西班牙。
  两国共用同一个央行 —— 欧洲中央银行。同样的货币政策,然而西班牙的房价从2001年至2007年上涨了145%之多,而德国房价却纹丝不动。我在《中国经济2015》中写到过德国国内的诸多抑制房价的政策和西班牙国内诸多提振房地产的政策。
  1%的利率对炒房者来说,炒房的代价降低了,对于企业来说,投资研发新产品的代价也降低了。一个社会中不管钱多了还是钱少了,都有一个资金的流向问题,因为资金不可能平均的覆盖每一个行业。
  而如何去引导资金流向对社会更有益的领域,就需要政府卓越的眼光和能力。
  现在世界上很多人在鼓吹小政府,鼓吹政府什么都不要管,让市场自由发展。事实上,世界上人民生活最幸福的国家,挪威、瑞典、丹麦、法国、芬兰等,都是大政府国家。而世界上政府最小的发达国家 —— 美国,恰恰也是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最大,人民生活最艰难的国家。问题就在这里,如何引导资金的流向是一个极为深刻的经济学命题,它需要政府的深谋远虑!是流向穷人 —— 挪威、瑞典等;还是流向房地产 —— 中国、西班牙;是流向高科技 —— 美国、日本;还是流向金融 —— 英国、冰岛、爱尔兰。如果政府什么都不管,那么托马斯·皮凯蒂在其划时代的名著《21世纪资本论》中已经证明了,贫富差距就会越拉越大,财富就会毫不犹豫的向收入最高的1%的人群集中。
  可以看出,我是崇尚大政府的。这句话在中国可能会引起误会,我先解释一下。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不是因为政府管的太多了,而是因为政府管的方式不对。应该它管的 —— 民生、医疗、贫富差距问题,它不管;不应该它管的 —— 企业、市场,它管的很严。归根结底,中国是制度问题,和经济学无关。等我写完了有关挪威和贫富差距的文之后,这个问题应该就可以得到比较清楚的解释。挪威是一个国有企业产值占GDP 60%以上的国家,中国才40%。可挪威人过着怎样的生活?问题根本不在于是不是国有企业,而是国有企业应该如何去管理呀!
  回归主题。说完了流动性过剩,我们再来聊聊投机热和泡沫。
  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和好友沿着珠海的海岸线散步了一个小时(那时我们经常这样),一路走过来沿途全部都是在建的住宅区,每一栋都有二、三十层那么高。我很好奇,等这些房子建成了,谁去住呀?
  于是我跟朋友聊起了对冲基金经理乔治·索罗斯的“反馈环”理论。
  索罗斯大学读的是经济学。可是对于经济学中关于市场价格最终会达到均衡的结论非常怀疑。他认为,在一个市场中价格是很难达到均衡的,它会像一个钟摆一样,在均衡价格那条线的上下两端左右摇摆。
  什么意思呢?
  就拿现在A股的创业版来说吧 ——
  创业板的市盈率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00倍!远远超过了均衡点。可是为什么它还在涨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它过去一直在涨!
  当股价上涨的时候,会吸引很多人携带资金进入市场。当更多的人进来后,价格就会继续上涨,这又会吸引更多的人进入市场。价格更高了,又会吸引更多的人进入市场。于是价格更高了 ——
  这就形成了一个“反馈环”。
  它当然是非理性的。总有一天,市场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它是一个大泡沫(一般是专业人士,例如李嘉诚已经撤离了中国房地产市场),这时候就会带来崩溃。
  崩溃的时候依然是一个“反馈环”。
  卖的人越多,价格就越低。价格越低,卖的人就更多。
  最终价格也不会停留在均衡点,而是会跌破均衡点。
  此时崇尚价值投资的“巴菲特们”就开始进场抄底了。
  再开启新一轮循环。
  所以当时我对朋友说,我根本不用看任何数据,就能肯定中国房地产市场会积累起一个大泡沫,并且一定有崩盘的那一天。
  就是因为“反馈环”理论实在是太强大了。
  美国就是这样积累起了房地产泡沫。那么它是如何崩溃的呢?
  我们知道,泡沫往往来源于流动性的过剩 —— 宽松的货币政策。而泡沫的崩溃,则往往来源于流动性的收紧 —— 紧缩的货币政策。
  我们知道,正是美联储从1999年5月到2000年5月数次提高了利率 —— 从4%提高到6.5%,导致了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的崩溃。再往前说,1990年,日本央行为了控制通货膨胀率,将利率从1%提高到3%,直接导致了“平成泡沫”的崩盘。2007年上半年,我国央行连续12次加息以应对通货膨胀,股市和楼市都在2007年下半年崩溃。次贷危机的导火索也不例外,2004年年中,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开始加息以应对通胀,如上图,从1%一路上调至5%。美国的房地产价格也开始在2006年回落。正是房地产价格的回落引爆了次贷危机。
  当货币供应量增长的速度追不上泡沫增长的速度时,泡沫就会破裂。
  任何做投资的朋友,不管是炒股的还是炒房的 —— 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哈。别到时候市场崩盘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崩盘的。事实上,在市场崩盘之前撤出资金,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所以以中国目前的情况,只能不断的印钞,不然房地产泡沫会在瞬间崩溃。但即便是这样,印钞的速度也已经跟不上泡沫的规模了,因此房地产价格在去年跌了 5%——10%。在这种情况下,房地产应该是不会在一年之内彻底崩溃的,但每年跌 5%——10% 应该是可以预料的。
  继续说回美国。
  在美国的购房政策中,有一条被称为“Foreclosure”。也就是说,利用贷款购买了房子的房主,可以在任何时间放弃房子的所有权,将房子还给银行,然后停止偿付贷款。
  可以想象,在房价上涨的时候,是没有人愿意实行 Foreclosure 的。然而,当2006年第四季度房价开始下跌时,由于在购房时没有付首付,当房主们发现房子的市场价格已经低于自己要偿还的贷款金额时,便纷纷采取了 Foreclosure 的策略。
  对银行来说,由于急需资金,所以得到了房子的它们会立刻将房子以极低的价格拍卖。例如,假设当初为贷款金额付出了100万美元,现在拍卖很可能只能拿回来70万。这一方面,会让房价下跌的更快,另一方面,银行直接亏损了30万美元。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实行 Foreclosure 时,可想而知银行的压力有多大。
  当美国的银行们开始严重亏损,尤其是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闭之后,全世界所有购买了前文中讲到的由美国的这些银行所发行的 CDO 或 MBS 的投资者 —— 银行、养老金、对冲基金等,都面临着巨大的亏损。
  于是次贷危机就这样,由美国迅速的波及了全世界。
  当全世界都陷入危机时,中国这种严重依赖出口的国家当然也不能幸免。
  整个次贷危机就是这样,逻辑非常简单,过程也非常迅速。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分析原因。
  再贴一次这张图:
  在这个传导链条中,从表面上来看,银行是没有风险的,因为它将贷款都卖给了投行,对吧?即便房主违约了,也是投行受损失;投行也是没有风险的,因为投行都将贷款卖给了全球的投资者,即便房主违约了,受损失的也是全球的投资者。
  那为什么我们看到在次贷危机中,反而是银行和投行先破产呢?
  原因就在于,这些贷款资产都有一个存货期。银行肯定是一边放贷,一边找买主,就像企业一边生产一边卖产品一样,在任何时间,它的手中肯定都会积攒很多存货。投行也一样,它会一边购买贷款,一边打包成 CDO,一边找买主,同样,它手中也积攒着很多贷款的存货。
  当市场突然转差,它们手中的这些贷款存货就会大幅跌价,甚至到根本卖不出去的地步,可是购买这些存货的钱已经付了出去,如果卖不掉,就会给它们带来极大的损失。
  可手中一点点存货的亏损,就能够让一家存在了150年的全球五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倒闭吗?
  能的。
  原因在于它的杠杆率实在是太高了。
  1992年,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金融不稳定假说与真实的灾难》,文章的主旨在于阐明一个道理 —— 金融的稳定会带来不稳定!
  海曼认为,在经济繁荣时期,金融结构将从强健变的脆弱。风险价值、流动性和价格的长期稳定会诱使市场参与者使用越来越高的杠杆率,直到系统变的毫无稳定性可言。
  这一点在这次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先解释一下什么是银行的杠杆率。
  杠杆率 = 核心资本 / 总资产
  什么意思呢?
  核心资本就是银行的自有资本,假设我有5元钱,然后借了95元钱去炒股,这时我的总资产就是100元钱,核心资本则是5元。杠杆率是5%,按照一般的惯例是倒过来说的,也就是杠杆率是100/5 = 20倍。
  此时,假设我炒股亏了6%,我的总资产就剩下94元了,而我的负债却依然是95元,因为这100元中只有5元是我自己的,95元都是我借来的,所以我现在的资产已经不足以还债了,因此我破产了!
  也就是说,当我的杠杆率高达20倍的时候,我的资产只要缩水5%,我就要破产。可以看出,杠杆率越高,银行的风险就越大。
  那么美国五大投行的杠杆率在2007年到底有多高呢?
  2007年年底,它们的总资产达到了4.3万亿美元,而自有资本仅为2003亿美元,也就是说,它们的杠杆率达到了21.3倍。看起来不算太高。然而,这4.3万亿美元仅仅是它们的表内总资产。据估计它们的表外总资产可能高达17.8万亿美元,如果这样来计算的话,那么它们的杠杆率已经高达恐怖的88.8倍!也就是说,只要总资产缩水超过1%,它们就到了破产的边缘。
  由于表外资产非常难以计算,因此恐怕除了这几家投行的 CEO 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它们真实的杠杆率是多少吧。
  相比之下,欧洲的银行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声名卓著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在2007年的杠杆率为33倍;荷兰国际集团(ING)达到了49倍;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高达53倍;英国的巴克莱(Barclay)则高达61倍。
  难道政府不监管,就任由它们的杠杆率这样飙升吗?
  事实上,在2004年以前,美国的银行业有规定的,这个规定是银行的杠杆率不得超过15倍。然而这一规定在2004被美国证监会 SEC 给取消了。电影中也提到了这一点,它被看成是华尔街游说并控制了政府的一个证据。虽然我不是很相信华尔街已经控制了美国政府,但 SEC 的这一举措确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它们杠杆率的高企还有一个原因。
  国际上有关银行监管的条例 —— 《巴塞尔协议 - II》中规定,当银行持有的资产为AAA级(违约率仅为0.01%,同美国国债)资产时,它的杠杆率最高就可以达到50倍,也就是说有2元的自有资本,就可以借到98元,只要用这100元去购买AAA级资产。
  然而问题是,此AAA级资产非彼AAA级资产呀!
  对于美国国债这样的资产,你可以随时将它出售变现,来应对偿付危机。然而对于前文中提到的那些 CDO 来说,当市场的风险越来越大,当售卖这些债券的金融公司开始趋于破产边缘时,这些 CDO 就卖不出去啦!
  为此,瑞银集团风险管理经理 Robert Gumerlock 说道:在正常的市场条件下,我们可以区分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并使用统计工具对这些风险进行测量和对冲。然而,当危机发生时,这些风险变得不可区分、不可测量,因此唯一的选项就是不计代价的撤出,让落后者遭殃。
  风险管理专家 Avinash Persaud 也一针见血的指出:现代用于衡量和控制风险的马克维兹模型(一种风险价值模型)都有个简单的假设,当一个人在市场中买入或卖出时,他是唯一这么做的人。事实上,当大家都拥有同样的信息使用同样的模型时,一个人的买卖都是和群体一道进行的。换言之,这些模型远未分散风险,而是集中了风险!
  早在2008年8月,一位匿名的投行风险管理专家就在《经济学家》上发表了一封自白书。他承认风险并不是凭空发生的:如果你观察正确,总能看到风险的预警信号。在风险分类的 CDO 领域,大家认为只有AAA级以下的 CDO 才会出问题,然而当 CDO 市场崩盘时,AAA级的债券同样轰然倒塌。我们做了两个让自己损失惨重的假设。首先,我们认为交易头寸都会在发生亏损时立即得到关注;其次,我们认为一旦市场有麻烦时,我们可以很容易的清理头寸,尤其是那些AAA或AA级的资产。这两个假设明显是错误的!而且我们还错误的相信了评级机构!
  我们可以用前文中提到的索罗斯的“反馈环”来对这件事做一个最准确的解释:
  当市场中有人卖出时,价格会降低,价格的下跌会迫使更多的人卖出,这会让价格跌的更快,到最后,甚至会到彻底无人接手的地步。而这样的情形,在以数学为基础的风险模型中,是根本无法被衡量的。
  2007年2月,次贷的违约率从过去的10%上升到15%。当时人们认为,既然未清偿的债务总额只有7570亿美元,估计亏损额也就1500亿美元,只相当于美国GDP的1%。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的亨利·保尔森还在给总统的汇报中提到,“本次危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不会超过2500亿美元。”
  然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金融部门的高杠杆根本经受不住任何风浪,1500亿的亏损额就足以让它们破产了!
  让我们再来聊聊次级债。
  次级债就是房主很可能还不上贷款的债务,那么为什么银行要放这种债务呢?原因前文中讲过,因为它们觉得只要美国的房地产市场持续上涨下去,贷款还得上还不上就不是很重要了。
  就这样,2001年美国的次级债占房贷中的比例仅为5%,到了2006年,这一比例已经为20%,而到了2007年,这一比例甚至高达50%!
  2007年4月2日破产的新世纪金融公司,就是一家专门放次级债的公司,它被业内的人士讥讽为“甚至会放贷给一条狗”的贷款公司。
  Michael Lewis 在其著作《大空头》也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第一次意识到事情有多糟糕”,艾斯曼说,“是我告诉李普曼,给我一份2006年无文件贷款比例较高的交易记录。”艾斯曼怀疑市场上存在着欺诈,他打算对赌那些没有被要求提供收入证明就获得了贷款的美国人。“我猜想,李普曼给我的交易记录大约会有20%是没有文件的。然而在他给我的名单中,没有一份名单的无文件比例低于50%!”
  连收入证明都不要求提供就放出去的贷款,怎么可能不被违约呢?次级债的违约,加上 Foreclosures 的影响,最终酿成了这次“次贷危机”。
  再说说误解。
  只要是批评金融业的作品,就一定会强调政府为了拯救这些金融机构,花了超过8000亿美元纳税人的钱,这部电影也不例外。
  但事实上,这些钱都用来购买这些金融机构的优先股了。
  优先股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债券,每年有8%——12%的利息。
  在次贷危机最严重的一年过去后,金融机构们都纷纷偿还了政府援助它们的钱,也就是赎回了优先股。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不仅没有亏钱,反而为纳税人赚了不少。
  所以别再拿纳税人的钱说事儿啦 ——
  最后聊聊电影本身 ——
  影片中出现的人都是大名鼎鼎 —— 他们每个人只要出版过著作,我就一定会买来看(很多人不止一本)。由于他们的学术功底足够扎实,实践经验也颇为丰富,因此不仅他们的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本人也成了我的偶像。
  因此,当 Raghuram Rajan、Paul Volker、Nouriel Roubini、Fredcric Mishkin、Timothy Geithner、Alan Greenspan、Andrew Shen、Ben Bernanke、Henry Paulson、George Soros、Kenneth Rogoff、Dominique Kahn、Christine Lagarde 一个个排着队出现在这部电影中时,用美国女孩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