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夏洛克》:看神剧是如何养成的

文章简介:《神探夏洛克》:看神剧是如何养成的,2017年1月1日,对于所有地球人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新年。但在某一群热情的粉丝眼里,这一天是一个更为特别的节日,那就是《神探夏洛克》第四季首播日! 自从2010年第一季《神探夏洛克》播出后,每隔两三年才能等来新的一季,对于全世界的福尔摩。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神探夏洛克》:看神剧是如何养成的相关信息。

  2017年1月1日,对于所有地球人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新年。但在某一群热情的粉丝眼里,这一天是一个更为特别的节日,那就是——《神探夏洛克》第四季首播日!
  自从2010年第一季《神探夏洛克》播出后,每隔两三年才能等来新的一季,对于全世界的“福尔摩斯迷”来说,既是难耐的煎熬,又是幸福的期盼,因为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最终呈上的必定是华美无比的盛宴。
  《神探夏洛克》第一季海报
  这部每季只有三集,每集九十分钟长的迷你剧集,在全球掀起的狂热风暴实属罕见。不仅将两位原本籍籍无名的主演迅速捧成国际巨星,还成为各大社交媒体的头条话题。该剧版权被出售给180个国家和地区,并且囊括了各大电视奖项。如何才能修炼成一部现象级“神剧”?这需要探究其背后的秘密。
  火车上的男人
  很久以前的某一天,一列从加的夫开往伦敦的火车正在乡间穿行。坐在窗前的两个男人兴致勃勃地聊天,窗外的景色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正因为各种天马行空的话题兴奋不已:从《神秘博士》、詹姆斯·邦德一直聊到了福尔摩斯。他们惊喜地发现,两人对福尔摩斯的热爱竟然如此相似。其中一个叫道:“要是可以再拍一次福尔摩斯一定很好玩!”另一个眼神立刻明亮了起来:“把故事背景搬到现代会很刺激。”
  这两个人,便是史蒂文·莫法特和马克·加蒂斯,《神探夏洛克》剧集的启动者,也是后来的编剧和监制,马克·加蒂斯还在剧集中饰演了夏洛克的哥哥麦考夫。这个大胆狂放的改编灵感,获得了史蒂文·莫法特的太太苏·维特的赞同,苏是一位成绩斐然的电视制作人,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憨豆先生》,史蒂文和马克曾经是英国国民神剧《神秘博士》的编剧。这样的铁三角组合,要把福尔摩斯的故事重新搬上荧屏,并且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
  《神探夏洛克》创作者三人组:苏·维特 | 史蒂文·莫法特 | 马克·加蒂斯
  作为《神探夏洛克》的老东家BBC,一直以来都有改编福尔摩斯故事的传统。1951年制作的第一部福尔摩斯电视剧,如今已经失传。在电视机出现之前,最初进入观众视野的福尔摩斯扮演者,当然是出现在舞台上的。1899年,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选择百老汇演员威廉·吉列特担任主演和编剧,并且明确提出:“剧本里不能让福尔摩斯有爱情戏。”尽管之后的演出大获成功,柯南道尔也改口道:“只要你喜欢,你可以让他结婚,也可以杀了他,怎样都行!”但福尔摩斯不近女色的“性冷淡”气质,在之后不断的重新创作和演绎中,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标志。
  威廉·吉列特是第一个福尔摩斯扮演者
  虽然前作中不乏对福尔摩斯故事极具想象力的改编,比如把背景搬到二战时期、福尔摩斯少年版,甚至把福尔摩斯和华生都变成了女性角色,但是《神探夏洛克》的改编,却是把整部剧集的风格变成了史无前例的新潮且放肆、邪恶且危险。正如史蒂文·莫法特描述的那样:“其他侦探只是在办案,而福尔摩斯是在冒险。”把故事背景放在我们所属的21世纪,这个想法来自于华生在原著中从阿富汗战争归来的设定。百年轮回后,现代战争又重新席卷了阿富汗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冥冥中似乎将人物在跨越时光的进程中联系了起来。
  神似“哈利·波特”的“少年版福尔摩斯”
  当维多利亚时代笼罩在福尔摩斯和华生身上的伦敦迷雾被吹散,他们摇身一变为现代伦敦的时髦青年,首先两人不再以姓氏互相称谓,这个传统如今可能更多出现在贵族学校里。他们称彼此为“夏洛克”和“约翰”,这也是为什么剧名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福尔摩斯探案”,而是极具个性的“神探夏洛克”("Sherlock")。
  故事中的经典元素依然保留:被盗走的文件、被偷走的宝石、谋杀、诈骗、伪装、解码、报复,只是夏洛克和约翰所要面对的却是恐怖主义、炸弹危机、劫机包围、生化武器和政治丑闻。
  夏洛克那个人尽皆知的吸食可卡因的陋习,变成了用尼古丁贴片来帮助思考问题;维多利亚时代收集情报的线人网络,变成了伦敦街头一群专门贩卖小道消息的耳目;他也不再通过口碑相传来接案子,而是搭建了个人网站“演绎法研究”(thescienceofdeduction.co.uk/)。网站上赫然打着广告:“我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全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如果你有案件需要解决,请联系我。可以写信到伦敦的贝克街221B,或者通过约翰·华生的个人博客。”在原著中,作者柯南·道尔模仿华生的口吻,把福尔摩斯的故事刊登在《海滨杂志》上;在这部剧集中,约翰·华生则开通了备受欢迎的个人博客(johnwatsonblog.co.uk/),记录了夏洛克的探险经历。这两个网站都是真实存在并且可用以上网址访问,但以夏洛克的脾气,我可不保证他一定会接你的案子。
  夏洛克的“演绎法研究” | 华生的博客
  当有了制作人和编剧作为掌舵人,并且确定了剧集的基调和特色作为航向,那么就可以开始升帆远航了。保罗·麦奎根参与了前两季大部分剧集的导演工作,这是他第一次执导电视剧,在此之前多是电影作品,比如《异能》和《天王流氓》。保罗也是一个“福尔摩斯迷”,他对于拍摄手法提出了具有决定性的意见,同时又有很好的心态:“拍电影的时候导演最大,但拍电视的时候则是编剧最大。”马克和史蒂文则在原著的基础上做到了十分惊艳大胆的改编。
  导演保罗·麦奎根
  “出自《马斯格雷夫仪式》原著,作者:柯南·道尔
  我向来认为练习射击应该找块空旷的地方,但福尔摩斯却有这种古怪的习惯,拿着手枪坐在扶手椅里,用弹痕打出充满爱国心的V.R.字样来装饰对面的墙壁,身旁有上百个火雷管,我深深觉得,房间的气氛跟外观并没有因此改善多少。”
  “出自《神探夏洛克-致命游戏》剧本,作者:马克·加蒂斯
  砰!砰!砰!三声枪响。夏洛克对着墙壁射击。他用手枪画了个“笑脸”,弹孔构成眼睛跟嘴巴。这时门猛地开了,彻夜未归的约翰跌跌撞撞地走进来。
  约翰:
  你到底在干嘛?!
  夏洛克:
  无聊。
  约翰:
  什么?
  夏洛克:
  无聊——
  砰!
  夏洛克(继续说话):
  无聊——
  砰!
  夏洛克(继续说话):
  无聊。不知道罪犯得了什么毛病。还好我跟他们不属同一国。
  约翰:
  所以你就拿墙壁撒气?
  夏洛克:
  墙壁活该。”
  鼻子长错了
  原著中对于福尔摩斯外貌的描写是这样的:身高超过六英尺(1.83米),身材精瘦,下巴四四方方,凸了出来。眼神机敏锐利,有一个大大的鹰钩鼻。习惯戴着一顶猎鹿帽,叼着一个海泡石烟斗。
  西德尼·佩吉特绘制的福尔摩斯
  最初把福尔摩斯的形象精确描绘出来的,是艺术家西德尼·佩吉特为小说绘制的插画。经过几代人的演绎,那些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经典扮相,也影响了人们对于福尔摩斯外表的想象。无论是插画,还是由巴兹尔·雷斯伯恩或者杰瑞米·布雷特塑造的福尔摩斯,都显示了这位名侦探毫无疑问是位大帅哥。
  巴兹尔·雷斯伯恩 | 杰瑞米·布雷特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是制作人心目中福尔摩斯的唯一人选,而让他走入制作人视线的作品,是电影《赎罪》(Atonement,2007),他在其中饰演一名巧克力商人保罗·马歇尔。不得不承认制作人的眼光确实毒辣,我是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位拿着巧克力引诱无知少女的混蛋和福尔摩斯有什么共通之处。况且他的长相实在算不上英俊,也没有标志性的大鼻子,本尼迪克特自己也承认:“我的鼻子长得不对。”
  《赎罪》中勾引无知萝莉的怪蜀黍
  在第一集《粉红色研究》中首次出场的夏洛克,第一个镜头便是在停尸房冷酷无情地鞭打一具尸体,然后对一旁紧张兮兮的法医茉莉说:“我需要知道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会形成什么样的淤青。传短信给我。”于是在首播不到20分钟,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名字便迅速跃上各大搜索引擎并被查询了上百万次,这个已经籍籍无名了十年的演员突然变成了大明星。人们都毫无疑问地相信,眼见孤傲冷峻、语速和思维飞快的年轻人,就是传奇侦探福尔摩斯本人。
  为了贴合福尔摩斯的形象,本尼迪克特做了一番改造,首先就是把一头棕色直发染成了黑色卷发,从此获得昵称“卷福”一枚。要把本尼迪克特瘦削高挑的身形塑造出优雅英伦范儿并不困难,首先来一件英国老牌奢侈品牌Belstaff的经典大衣,雅致中又不乏运动感。Dolce & Gabbana的紫色衬衫搭配Spencer Hart的西装,既有现代气息又有一丝年代感。男人的配饰不外乎围巾、手套和手表。海军蓝的开司米围巾是来自Paul Smith的古着,黑色手套也来自这个牌子,腕表是一枚低调的劳特莱(Rotary)。那件可爱的蓝色真丝睡衣来自著名起居服奢侈品牌Derek Rose。
  除了服装,夏洛克的其他道具也很符合他新潮的个性,他钟爱的数码产品包括黑莓手机,后来升级成了iPhone4;索尼VAIO笔记本电脑,后来升级成了MacBook Pro。他在停尸房首次亮相使用的是Moleskin的笔记本。
  当这个被极具现代感的服饰和用品武装起来的福尔摩斯站在镜头前,他看上去似乎和其他伦敦青年没什么太大区别,但他讲话时放肆的口吻、冰冷的目光和自信的态度又时刻提醒你,这就是那个怪咖——夏洛克。
  在以往的影视改编中,华生这个角色一直处于次要地位,要么是负责插诨搞笑,要么干脆在剧本中直接删掉。他存在的意义似乎只是为了衬托他那个天才同伴的超级智商。然而这一次,华生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他将和福尔摩斯一起经历危险重重的冒险,并且一起获得成长。华生当然很聪明,但不是福尔摩斯那种绝无仅有的智力超群,他是一个正直可靠、值得信赖的伙伴。
  华生看上去是个健全、正常的普通人,实际上他的内心和福尔摩斯一样疯狂,对于冒险有一种天生的渴望。当他拄着拐杖,谦卑恭敬地站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只有福尔摩斯一眼看穿了他:“你想念战争,华生医生,战争并不是你的梦魇。”这两个惺惺相惜的年轻人,必须由两个能产生神奇化学反应的演员来饰演。由于本尼迪克特已经被敲定饰演福尔摩斯,所以饰演华生的候选人被逐一安排站在本尼迪克特身边比对,直到马丁·弗瑞曼这个外表极其平凡的男演员出现在本尼身边,空气中顿时弥漫了Bromance的味道,有史以来最为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双男主组合诞生了。
  最萌身高差
  华生的穿搭也尽显他的低调和平凡,正如他似乎有意把自己伪装成和福尔摩斯决然不同的“正常人”。他的日常穿着多是格子衬衫和优衣库的牛仔裤,外搭朴素的编织套头毛衣和一双经典款洛克靴。由于是战场归来的退伍军人,华生的衣服多以实用的短款为主,比如泳池一场戏里那件军绿色帕克大衣,是来自美国户外品牌Woolrich;最常穿的黑色夹克外套,是日本品牌Haversack。
  以往的作品中,故事通常都是从福尔摩斯和华生相识已久开始讲起,唯独在《神探夏洛克》中,我们看到这两个年轻人是如何相遇的,他们都觉得没人会愿意和自己当室友,于是两个最“不受待见”的人决定一起租房子。观众需要通过华生的视角来认识福尔摩斯,并且在福尔摩斯的言语和行为实在太过分时,通过华生恰到好处的指责来表达对这个天才的不满。尽管大多数人在福尔摩斯眼里可能都是“白痴”,但华生却从没有嫉恨过,并且不遗余力地帮助他,甚至数次拯救他于绝境中。在原著中,华生曾表示:“平庸的人看不到比自己更高明的人,有才能的人才能辨识出天才。”这也是为什么,华生这个人物拥有和福尔摩斯一样的魅力,不仅吸引了观众,也让福尔摩斯成为其挚友,毕竟两个男人的友谊,通常终生都不会改变。
  进入夏洛克的大脑
  剧情搬到现代后,角色间的通讯方式自然以手机为主,但是导演保罗坚决反对让手机屏幕出现在画面上,因为这样太没新鲜感了。“我要让观众进入夏洛克那个神奇的大脑,就如同你们此刻站在犯罪现场,看到他所看到的的,想到他所想到的。”保罗用了独一无二的拍摄手法,手机短信的内容直接以文字形式出现在人物周围或者墙上,甚至随着人物手臂的动作而抖动,当手机被收起来以后,文字便慢慢变小最后消失。
  当夏洛克进入犯罪现场,他大显神通的时刻便来临了,这里成了他的主场,镜头立刻聚焦在每一个细节上,一滴已经凝固的血、一根浅色的头发丝、沾了泥土的指甲、皮肤上细微的划痕,所有这些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画面全都清晰地显示在荧屏上。夏洛克不会错过的细微之处,观众也不会错过。同时辅以文字来表现夏洛克的思考过程,如同在观察一部超精密电脑运算时的详细进程。
  在分析案情时,夏洛克甚至直接跳入案发时的情节,站在受害人身边。比如他和艾琳讨论登山客的死因,先用闪回的方式跳接到案发当场,夏洛克走到车子旁边观察司机的动作,又从登山客身后走过。下一个镜头跳到和他一起讨论的艾琳,本应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但此时沙发却出现在野外。接下来轮到艾琳来叙述案情,这次坐在车子里的变成了夏洛克本人,艾琳则出现在车窗外。这种梦幻般的视觉语言如同身临其境,让观众也能感受到对于案情抽丝剥茧般的乐趣。
  夏洛克之死
  自从福尔摩斯诞生以来,粉丝们对于他的热爱就从未消减过,据说这一度引起了其缔造者柯南·道尔的嫉妒,因为他创造的人物比他自己更受人欢迎。于是在1893年出版的《最后一案》中,福尔摩斯在和宿敌莫里亚蒂一番搏斗后,跌入了莱辛巴赫瀑布。这一幕在《神探夏洛克》特别篇——电影《可恶的新娘》中有精彩重现。柯南·道尔在亲手解决了这个曾经的心头肉之后兴奋地大叫:“我终于杀了那畜生!”
  莱辛巴赫瀑布
  在剧集中,“莱辛巴赫瀑布”则变成了伦敦圣巴医院,夏洛克在这里伪造了一次绝佳的“自杀”。伤心的华生认定挚友已经亡故,可是粉丝们当然不买这个账。于是在圣巴医院旁的电话亭玻璃上,很快就贴满了粉丝们“哀悼”的便条,那些绝不相信夏洛克已死的粉丝则在推特上刷爆了“#夏洛克不死#”(#Sherlocklives)这个话题。更有观众在网上推测出各种各样夏洛克用来掩盖其假自杀所用的手段。
  在第三季第一集《空灵柩》播出前,BBC索性顺应粉丝们的热情,用一辆空灵车在伦敦街头进行宣传,棺木上的纸花排成了如下字样:“夏洛克归来:2014年1月1日(Sherlock: 01.01.14)”。《空灵柩》的前几分钟时间,用闪回的方式展现了夏洛克如何运用救护车站和双层巴士来实施障眼法,并且用弹性绳索玩了一回“不可能的任务”,挂着一张冷漠脸和茉莉来了一次破天荒的热吻,粉丝们都惊呆了,这哪里是福尔摩斯,这分明是他那个著名的同胞詹姆斯·邦德。当然,观众们又一次被剧组“耍”了,这些近乎荒谬的逃生手段,正是套用了网上被热议的“夏洛克是如何假装自杀的”。剧组竟然诚恳地把粉丝们的想法拍了出来,然后再告诉你们,这都是假的。这种近乎挑衅观众的手法却获得好评,让观众们忍不住想知道,夏洛克还能有什么更高明的手法?
  在第四季预告片中,曾和夏洛克在医院顶楼一番缠斗的莫里亚蒂又鬼魅般地出现了,也许只有他才能告诉观众,夏洛克到底用了什么“阴狠”手段,把全世界都给骗了。
  结语
  从1899年福尔摩斯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这个魅力四射的侦探形象已经被演绎过无数次。从维多利亚时代穿着古典礼服的优雅绅士,到21世纪摆弄手机和个人网站的时尚潮男,人们始终为他机智敏锐的思维,和经典大胆的推理演绎法所折服。
  在作者柯南·道尔生活的时代,他只能看到舞台剧和默片电影,后人诸多的精彩演绎他都无缘得见。他自然也无法想象,自己创作的人物,在一百多年以后还活跃在各种他闻所未闻的传播媒体上,甚至引领着时代潮流。
  也许再过百年,仍旧会有出色的演员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展现这位传奇侦探的独特魅力,并且说着他的名言:“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后,剩下来的东西不管多么不可思议,一定就是真相。”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