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场纯黑的噩梦就此来临

文章简介:《少年》:一场纯黑的噩梦就此来临,于12月16日上映的影片《少年》是杨树鹏导演继《烽火》、《我的唐朝兄弟》、《匹夫》后的第四部剧情长片,也是他第一次尝试悬疑犯罪题材。影片讲述了一个经历残酷青春的少年为爱复仇,编织出惊天大网,不惜付出生命代价,报复两个成年人的故事。 影片的人物设。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少年》:一场纯黑的噩梦就此来临相关信息。

  于12月16日上映的影片《少年》是杨树鹏导演继《烽火》、《我的唐朝兄弟》、《匹夫》后的第四部剧情长片,也是他第一次尝试悬疑犯罪题材。影片讲述了一个经历残酷青春的少年为爱复仇,编织出惊天大网,不惜付出生命代价,报复两个成年人的故事。
  影片的人物设置与剧情框架都有《白夜行》有相似之处,导演自己也承认对《白夜行》的学习。影片中的人物与《白夜行》一样,他们都是一对儿不见面的男女恋人的犯罪故事,男孩的犯罪动机,是出于对女孩的爱。影片中的男孩苏昂与女孩儿林巧同为福利院里长大,林巧被抛弃到福利院门口,第一个见到她的人苏昂自然成为了女孩的一个保护者的身份。苏昂是个没有身份的少年,他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去世,而大脑严重受损的他,为了一个秘密而竭尽全力地活着。苏昂与林巧相依为命,彼此取暖,然而受尽欺凌与屈辱。
  当然影片与《白夜行》还有相当的差距,但是作为对犯罪类型的尝试,导演在类型化的道路上作出了自己的思考,而且掌控得相对较稳。《少年》被认为是一部黑色犯罪电影,并且黑得像是一个纯黑的噩梦。
  由一堆白骨引起的案件,将影片中各个身份的人物都卷了进来,他们是糊里糊涂的酒鬼、是发横财梦的屠夫、是风流倜傥的音乐家、是性感的脑科医生,虽然他们身份各异,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人都非正常。尤其是郭晓冬饰演的音乐家,人前温文尔雅衣冠楚楚,人后冷漠残忍,他家暴妻子,还与乐团新人暧昧不止,甚至在多年前强奸了林巧的母亲,还将她残忍杀害,其行为令人发指,堪称“衣冠禽兽”。总体来看片中有明显的压抑不住的暴力倾向和变态型人格,在国内犯罪类型上,倒是算作一些新鲜的尝试。
  影片采用多线叙事,层层推进,丝丝入扣,在原本悬疑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诸多疑点,使得整部影片充满诡异的情绪。电影里,复仇少年苏昂是主线,他深爱少女林巧,利用黑客技术,引君入瓮,打算借刀杀人;刑警张建宇是支线,他负责侦查那具白骨疑案,跟同事一路深入调查,逐一引出酒鬼崔大力、罗傻子等等。
  影片把大提琴、屠宰场、罗马字母等重要元素融合在其中,强奸杀人、杀猪、持刀乱砍,影片中的暴力血腥场面一度被认为要对影片进行分级,用这样的暴力大尺度来诠释残酷青春,用少年人的偏执和疯狂,把爱和恨这两种情感放大,通过不同的人物叙述为我们呈现人性挣扎和“悬疑犯罪故事的外表下藏着的人物内心”。
  导演总喜欢在犯罪和正义的边界线上思考问题,他在每一部电影里传递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思考。也许犯罪和正义的界限本身就是模糊的,没有鲜明的善恶,人性复杂到不可想象,社会也早已不是那般清澈明净,在这样的社会中,人本身被异化,各种极端暴力事件不止在影片中被呈现,更在社会中屡屡出现,这都是人心险恶在作祟,人们被利益、欲望和秘密驱动,充斥着横流的物欲和卑鄙肮脏的交易。电影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的缩影,我们的社会已变得可怕。
  影片的镜头语言也值得说道,有些细节,在不出现暴力动作的情况下,也传递出了暴力感。比如,利用蒙太奇的方式,上一镜头是警察之间翻查旧案时的调侃,下一镜头就剪接到猪头和屠宰场,令人感到血腥和恶心。这一蒙太奇方式是蒙太奇史上的经典,由蒙太奇大师爱森斯坦首先提出,并运用在电影中,而本片导演恰到好处地将经典运用到自己的电影中,既是向经典致敬,也是为本片的叙事、情绪积累做好了铺垫。另外发现白骨和拍摄白骨细节的几个镜头,时快时慢,节奏和情绪都控制得很好。
  随着故事的推进,我们也渐渐误入了导演编织的大局,直到最后谜底揭晓,才恍然大悟。最后才浮出水面的复仇动机,在解谜的时候稍显得有点仓促。闯入成年人世界的少年和少女,为爱复仇,精心设下了一个又一个迷局,对于这费尽心力、残酷生长的少年,杨树鹏曾坦言:“你很难想象会有这样成长的少年,每天活在黑暗和复仇里。这样的日子刻骨铭心,这部电影就像一个人性的放大镜,撕开记忆深处的伤口,引发我们对于人性本质的思考。”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