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发精灵》:封闭快乐的牢笼如何被打破

文章简介:《魔发精灵》:封闭快乐的牢笼如何被打破,如果说梦工厂动画此前做了很多丑化的工作的话,这一次他们为丑娃玩偶做了一次相当精彩的商业美化。把丑娃和丰富的色彩与外表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快乐的主题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动人的歌曲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一头飘逸长发所能引发的无穷想象力联系在一起。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魔发精灵》:封闭快乐的牢笼如何被打破相关信息。

  如果说梦工厂动画此前做了很多“丑化”的工作的话,这一次他们为“丑娃”玩偶做了一次相当精彩的商业美化。把“丑娃”和丰富的色彩与外表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快乐的主题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动人的歌曲联系在一起,把“丑娃”和一头飘逸长发所能引发的无穷想象力联系在一起。
  影片最精彩的一幕莫过于当几个精灵变身五彩秀发,装点着原先自卑、郁郁寡欢的女孩,使其焕发出全新的生命色彩的一个场景。不仅对面的王子会为之动情,任何在生活中会有所自卑、有所畏惧、有所逃避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为之动情。这个平凡的洗碗女孩其实承载了许多真实大众的朴素愿景。
  影片的故事来自于一个传说引发的“惨案”。传说博啃族只有吃掉魔发精灵才能获得快乐,所以身材魁梧的博啃族把矮小的魔发精灵圈禁起来,把他们的生命之树用牢笼禁锢。这个看似能为博啃族引导来快乐的传说,实际上恰恰是引导他们把快乐封锁起来的魔咒。而只有当封闭的牢笼破碎,生命之树重获新生的时候,才是他们快乐真正来临的时候。
  影片中说,快乐是来自于每个人内心的。事实上,生命之树就像是人们的内心,只有敞开心扉,才能享受歌唱、拥抱、舞蹈种种带来的快乐。如果不能敞开心扉,就会像街头盲目行走的博啃族人那样麻木,就会像年轻的王子那样虽然身居高位却毫无生趣,就会像恶女厨师那样被复仇情绪充斥。连失去色彩的魔发精灵,也是因为被困于外婆丧生的深渊中无法自拔,从而无法向人敞开心扉。而当他重新敞开心扉,张开双臂,打开歌喉的时候,他的生命就再次被赋予了色彩。
  从剧情上说,影片前半部分是比较低幼的,后半部分是比较成人化的。在前半部分,博啃族的恶与精灵的快乐形成二元对立,而在精灵寻找到新的驻地后一段长时间的歌舞生平也呈现出缺乏冲突感、单纯是视觉符号的效果。但自从精灵们重回博啃族王国救人,开始与博啃族人发生关系之后,影片就体现出成人化的特点。交易开始出现——你帮我干生么的话我就帮你干什么,背叛也开始出现——一个精灵以背叛者的身份反转出现,直至最后都没有获得解救。二元对立性被彻底打破,坏人里开始出现好人,好人里也开始出现坏人。
  这是近来很多动画都表现出的一个特色。用儿童化的语言带入剧情,然后逐渐加入成人性。《疯狂动物城》也是这样的。用小孩子的舞台表演,和兔子想当警察的单纯梦想入局,而一旦进入动物城,就是彻头彻尾的成人世界。
  在观影时我们也发现了一些观众的接受特征,就是影片前半部分小孩子更为接受,而后半部分大人更为入戏。大人对前面的剧情可能略有困意,而小孩子对后面的剧情则可能略有不解。这种合家欢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把代表低幼和成人的两个族群混搭在一起,然后让代表低幼的族群去改变代表成人的族群。只不过,《魔发精灵》是依靠亮丽的魔发、丰富的音乐,把这种族群狂欢演绎得相当出色的一部。
  另外,本片也是梦工厂动画中比较少见的歌舞片,还是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的。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