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宾虚》:基友情不是基督老司机不是这样的

文章简介:新版《宾虚》:基友情不是基督老司机不是这样的,提到《宾虚》,对于影迷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应该就是1959年的那部可以视为美国巨片时代巅峰之作的版本,与《泰坦尼克号》与《指环王3:王者无敌》共同保持着奥斯卡获奖数量最多的极限记录11项大奖。难以想象的大实景拍摄,兄弟二人赛马的片段更是成为了影史经典。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新版《宾虚》:基友情不是基督老司机不是这样的相关信息。

  提到《宾虚》,对于影迷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应该就是1959年的那部可以视为美国巨片时代巅峰之作的版本,与《泰坦尼克号》与《指环王3:王者无敌》共同保持着奥斯卡获奖数量最多的极限记录——11项大奖。难以想象的大实景拍摄,兄弟二人赛马的片段更是成为了影史经典。其实不论是舞台剧还是长片电影,改编自美国十九世纪第一畅销书的故事从未给原著丢过脸,不断带来荣誉给这部诉说基督教精神的史诗之作…直到…这个夏天…
  新版《宾虚》成为了美国今年暑期档最大的灾难,有可能是全年的灾难,这部制作成本上亿美元的野心大作只换来了全球五千多万美元的可怜票房,在中国连高台都没站上就跳水的趋势更不会改变什么,这部原本题材就不吃香的电影又赶上了中国泡沫市场的寒潮估计几天就将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糟糕的表现令派拉蒙和米高梅的亏损达到了1.2亿美元,也让虔诚的基督徒派拉蒙副主席Rob Moore丢掉了饭碗,《诺亚方舟:创世之旅》也是经由其手才得以上映,最终也难逃平庸。
  正统的宾虚名为《宾虚:基督的故事》,虽然主人公是这位名为宾虚的虚构犹太贵族,但更核心的内容其实是借他的故事讲述耶稣的故事与基督教的精神,而新版的副标题显然变成“一对基友相爱相杀最终策马奔腾的故事”,9月有了《七月与安生》抛开了鸡肋的男性探讨女性之间的情感,而紧接着10月我们就迎来了这部把基督教当成鸡肋砍掉了的基友故事。其实在时代环境的不断改变下影史上也有着不少对经典的全新演绎,作为一位俄罗斯导演敢带着几位不是一线而且演技尚待磨练的演员(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的摩根·弗里曼老爷爷除外)挑战经典,这种勇气我打心里是赞赏的,然而从结果来看这样的改动是毁灭性的。在美国如果一部电影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那么请一定要去亲自验证一下再作评论,因为这种情况大多涉及到电影本身之外的问题,例如《超能敢死队》的性别与种族问题,《宾虚》自然是宗教。
  曾带来《为奴十二载》的编剧约翰·莱德利与导演提莫·贝克曼贝托夫对于原作的取舍以及关注点其实非常明确,要想完全复制原作的宏大格局与史诗性基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例如1959年版的时长达到了222分钟,近四个小时的长度对于现代的观众的很难忍受的,于是就被压缩到了2个小时之内。从影片一开始就已经与老版划出了界限,老版以耶稣的降生为开头,以耶稣离开人间留下信仰为结局,而新版一开始便是兄弟二人决裂准备以“速度与激情”的方式了断多年恩怨,没错,兄弟情才是影片的核心。
  新版的《宾虚》花了不少的篇幅去讲述了宾虚与弥撒拉年轻时共同成长的故事,两位血气方刚的少年策马奔腾,完美的呼应了二人“幸福快乐的放下世间恩怨远离尘嚣过上了没羞没臊策马奔腾的生活”的超级HAPPY ENDING。当然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一位犹太王子会拥有如此高超的赛马技术。宾虚坠马,弥撒拉救了他一命,这一段在1959年的版本中一句带过,弥撒拉在见到宾虚后说当年救他一命是最正确的决定。新版更展示了弥撒拉与宾虚妹妹的感情以及养母的阻挠,这也成为了弥撒拉离家参军的导火索。故事所做出的补充都指向了兄弟二人的情感,更好地塑造二人的形象,但同时也将原著中两人矛盾背后的罗马人与犹太人不可调和的矛盾降到了纯纯的私人恩怨。这是明显的有意选择而不是无意搞砸,但对于一个已经在岁月流逝中被打上了文化烙印的名字就很容易翻车了,你根本不是老司机。
  而且片方这个正派不像正派反派不像反派的演员是怎么选出来的,查尔登·海斯顿正气凛然的面孔已经成为了过去,史蒂芬·博伊德标志性的屁股下巴也复制无能,随着杰克·休斯顿与托比·凯贝尔逐渐混淆属性的脸,两位角色在兄弟情面前的矛盾也变了味道。事实上本片在弱化了大背景与宗教意味后也淡化了兄弟二人的矛盾,至少在一开始两人的矛盾看起来不是那么不可调和,对于激进分子的厌恶以及和平的渴望是共同的期许,影片花费了老版在如此奢侈的长度下都没能使用的时间展现了两人的被动性。首先“一个瓦片引起的误会”变成了“一支箭引发的血案”,暴怒的长官与不服的下属增加了弥撒拉行为的被动因素,而对于弥撒拉和平政策的展现也在于刻画其内心“善”的一面,这样当弥撒拉怒吼着“是你害死了她们”才显得合情合理,并不是因为主观上所带有的罗马文化的侵略性以及由此产生的对宾虚所代表的犹太文化的敌视才实施暴行,罗马没有改变他,而是绑架了他,这一点是与老版在人物刻画上本质的差别。
  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宾虚》来到国内后更是雪上加霜惨遭毒手,关于耶稣的出场被彻底减去,总共删减了十分钟。其中有一处极为搞笑的显示了剪刀手的饭桶性质,在宾虚闪回的快速切换画面片段中闪现了耶稣的正脸,剪刀手估计是一看都是大胡子扮相脸盲症犯了愣是没认出来展现了极为拙劣的业务能力,给未来的《中国电影史》关于审查的章节又添了一个笑柄。之所以我说宾虚与弥撒拉相爱相杀好基友,正是因为删减补上了一刀,其实前面弱化矛盾本身就是在给两人的“惊天大和解”进行铺垫,但由于从海战开始的彻底脱节导致了对信仰的将信将疑以及命运的指使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仇恨。即便是经过了简化,在两人赛马结束后相聚前也一直没有造成严重的显性逻辑错误,弥撒拉的死是必不可少的了。然而我们迎来的是一个漂亮的大和解,失去了荣誉失去了地位失去了一条腿的弥撒拉与受了无数苦难失去了妈妈和妹妹的宾虚竟然和解了?我看过如果探讨这种谅解行为与基督精神内化的联系,但对不起,你这情感逻辑不通啊???宾虚又不是圣母婊,再说即便宾虚找到信仰学会宽恕,那弥撒拉是怎么回事?一句“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在夕阳下曾马奔腾吗”就被感化了?在老版中临死也留下了恶毒的诅咒。
  为什么耶稣本人的正脸会引起那么大的争议,甚至让有些基督徒认为这是对宗教的亵渎?在老版中的耶稣没有露过一次正脸,一般以背面或是局部拍摄作为掩护,在接受审判时的正脸被不自然的阴影抹黑。从电影本身来看尽管以宾虚的故事为主线,但从头至尾穿插的是耶稣的一生,当宾虚在给他水的时候因为耶稣受难时脸上的平和而深深感到的震撼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视觉表现的范畴,从功能性上来看也更倾向于精神层面的存在。而在新版这样一个严重淡化宗教意味的电影中用真人显然不会破坏这个功能,以为这个功能早就不复存在了,从宾虚在没有见到受难与神迹的时候原谅弥撒拉已经将原谅变成了更私人化的事情。结尾更是莫名其妙,删去了神迹,你告诉我患上了麻风病的弥撒拉母亲和妹妹怎么就痊愈了?为了你那点儿扭曲的政治心思让神圣堕与荒诞,简直是羞辱了“唯物主义者”的头衔。
  即便如此,片中的海战情节与关键的赛马大战还是守住了视觉的底线,这也是看IMAX唯一的价值。战车比赛相较之前的更加血腥残酷,特效虽然达不到当年的质感但是展现暴力美学还是妥妥的,更多的画面展现了其他参赛战车的命运。总而言之,看新版之前千万别看老版,你会好受不少,毕竟比《大力神》这样的货色多了不少看点,但很显然这会是一部长期被希望“从未存在过”的电影列表中的一员,《X战警3》尚能通过逆转未来彻底抹杀,这一部?来跟着我长叹一声气吧。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