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魔人》:潜伏的精神病人惊悚的人性反转

文章简介:《夜魔人》:潜伏的精神病人惊悚的人性反转,看张坤一的《夜魔人》之后,另一部影片总是一次又一次在我脑海中浮现,那就是导演Rolfe Kanefsky的同名电影《夜魔人》。 在那部美国同名电影中,埃伦莫里丝(Blythe Metz 饰)收到一个非洲风格的面具之后,她的生活就充满了恐慌。她声称经常受到夜魔人的袭击。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夜魔人》:潜伏的精神病人惊悚的人性反转相关信息。

  看张坤一的《夜魔人》之后,另一部影片总是一次又一次在我脑海中浮现,那就是导演Rolfe Kanefsky的同名电影《夜魔人》。
  在那部美国同名电影中,埃伦•莫里丝(Blythe Metz 饰)收到一个非洲风格的面具之后,她的生活就充满了恐慌。她声称经常受到“夜魔人”的袭击,但她的丈夫威廉姆(Luciano Szafir 饰)和心理医师都认为埃伦精神出现了问题。不过,随着身边人一个接一个死去,人们才始以发现,原来那个恐怖的夜魔人真的存在……
  同样,与美国同名影片中的精神命题相似,在张坤一执导的惊悚恐怖片《夜魔人》中,女大学生赵子雨总是被儿时一个梦境困绕,梦中一个小孩子落井死去,她为此一直生活在慌恐不安之中,前男友的莫名骚扰,事边怪事频频若隐若现。闺蜜祁雪儿、心理学系导师白叔、靠轮椅生活的林木,身边的人身上似乎都隐藏着太多的秘密,以至于子雨分不清哪一个是虚幻,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影片中,每个人看似没有必然联系,却又关系密切。譬如,林木姨妈是白叔的大学同学,祁雪儿的身份不止是赵子雨的闺蜜。而影片中发生的一系统事件,亦真亦幻,恍然若梦。这也倒是迎合了佛法中那句话:人生大剧场,我们都是台上的戏子。只不过,我们尚未看破。其实,看破了又能怎样?有时候,在贪嗔痴慢疑裹挟下,我们都无法把握自己。
  在《夜魔人》中,女大学生赵子雨冷静的外表背后却隐藏着更多的秘密,镜头反复在她费解的目光、谜一般的神情和她的想象之间反复切换。赵子雨那个反复忆起的梦在影片中不止一次出现,支离破碎的镜头,让人有些凌乱,乃至狂乱、不安。表情无辜的布娃娃,晃动的井水,忽然消失的女孩,旁观者木然的神情……许多小细节似乎都有意无意地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一切都是一场梦,貌似发生,更想臆想。
  当然,这种影像表现方式看似凌乱,甚至有点粗暴,但恰恰反映了女主和周遭人的内心世界,凌乱,不安,茫目,孤立无源,安全感缺失。他们似乎在寻找自己,却一直找不到自己。或者,还在寻找过程中。只不过,影片最后才能揭谜、破解。
  影片中,不乏冷暴力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头,例如,午夜的街头,一个戴面纱的神秘女人出现,两个亲热的男女悄然倒下,一个没有表情的老男人出现,再然后,受害者被拖走了。他们被放光了血,夜魔人继续寻找下一个狩猎对象,一切都在延续,不知何时才能终结。
  推而广之,包括女主赵子雨自己,《夜魔人》中每个人似乎都是潜伏的精神病人,譬如,男警察的大男子主义,白叔迷情狂乱中的心理暗示,还有林木姨妈的处心积虑无动于衷,等等。而这一切,直到影片最后落幕的那一刻,才绐以人性反转,最终翻牌给出真相。
  所以,就精神层面来说,张坤一和国孙导演Rolfe Kanefsky的同名电影《夜魔人》其实都在解读这样一个精神命题:每个人其实都是潜伏的精神病人,每个人都需要自我修复和精神疗伤。无论你我,都一样。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