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太子妃”和“上瘾”之后“最毒的剧”

文章简介:《余罪》:“太子妃”和“上瘾”之后“最毒的剧”,近期,一部警匪题材的网剧《余罪》迅速火爆全网,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很多人表示这剧有毒、中毒太深、看了以后根本停不下来等等。《余罪》上线第三周播放量就突破4亿次大关;微博热度更是居高不下,阅读量冲破3亿次;在愤青和文青聚集的豆瓣上,更是给出了8。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余罪》:“太子妃”和“上瘾”之后“最毒的剧”相关信息。

  近期,一部警匪题材的网剧《余罪》迅速火爆全网,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很多人表示“这剧有毒”、“中毒太深”、“看了以后根本停不下来”等等。《余罪》上线第三周播放量就突破4亿次大关;微博热度更是居高不下,阅读量冲破3亿次;在愤青和文青聚集的豆瓣上,更是给出了8.6的今年最高分。《余罪》上线,如同屠龙宝刀重现江湖,不光拯救了自《太子妃升职记》和《上瘾》过后日渐低迷的网剧市场,又不拘一格成为又一部现象级网络神剧。
  《余罪》是由爱奇艺、新丽传媒、天神娱乐联合出品的悬疑犯罪网剧,由张睿执导,张一山、常戎、吴优、张锦程等主演,改编自常书欣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不走寻常路的警校学生余罪(张一山饰演),历经数次挫折、考验成为一名优秀警察,隐姓埋名打入贩毒团队内部成为生死卧底的惊险故事。
  电视剧的常规开场都是城市外景的广角镜头配上旁白,近期热播的《欢乐颂》和《翻译官》都是这种路数。在《余罪》中,随着篮球场上的一声哨响,主人公余罪出现在摄影棚里对着摄像机说:“我叫余罪,外号贱人余”。这种本人独白的开场鲜见且新颖,通过主人公详尽有趣的内心独白,观众可以迅速了解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喜怒哀乐。
  对张一山的印象,还停留在家有儿女中的“小刘星”,一个爱哭爱笑的话唠男孩;往后是第四季“舞林大会”冠军;不经意间,我们的“小流星”早已大学毕业,在《余罪》中更是奉献了迄今为止最最完美的演出。张一山出演的“余罪“,是个头脑灵活、特立独行、胸无大志的小人物,做警察的目的简单至极,只想为卖水果的老爸撑腰而已。
  “余罪”这人,说话办事不按常理出牌,一招一式没套路,喜欢随心所欲。在篮球场上搞小动作、为完成俯卧撑的任务而猛嚼辣条、用计在乞丐的汤里撒泻药、为生计在汽车的排气管里塞塑料袋等等。这种剑走偏锋的设定同《亮剑》中的李云龙有异曲同工之妙,李云龙没上过学,想出来的都是一些馊主意和歪点子,一般人想不到。“余罪”也一样,在洋城特训期间,抢劫小偷、代办车险、甚至和乞丐大打出手。
  《余罪》是网剧中少有的精品,无论是老谋深算的许队、还是嫉恶如仇的林警官、以及特立独行的男主角余罪,其他如安嘉璐、张猛、鼠标、谢冰、周文娟等,每个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特征。长久以来,国产电视剧的硬伤即情节过缓,一直备受观众的诟病。常见的套路是前两集节奏快,等观众上瘾后,节奏陡然放缓,经常是不看光猜就知道接下来演什么,或是中间落几集没看,也不影响剧情。而去年热播的《伪装者》和《异镇》,则是打破常规,节奏明快,引人入胜。网剧《余罪》也是同理,将学员之间、学员与教官之间、卧底与毒贩之间的多重矛盾和线索紧密交织,让观众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激发追剧的强烈愿望。
  因此,相比其他大热网剧依靠的大IP、强话题和偏冷门的题材,观众为《余罪》中的,是好故事的毒,是骨子里对英雄的向往及对真实人物认可的毒。余罪没有完美的人设,甚至因其显见的缺点而招来质疑,但看过了剧,相信每位观众都认可了他的勇敢和机智,面对生死、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作为初出警校的学生,余罪的害怕才是真实,递进式的成长和爆发,充满着一个“人”的血性和恐惧,而随之透出的骨子里的善良和正义,才更容易被吸收和接受,从而成长为有血有肉的新形象。第二季6月13日上线,相比第一季会更加深刻黑暗,期待余罪后续的卧底生涯。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