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阿莫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惊悚

文章简介:谷阿莫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惊悚,谷阿莫看了《夺命旅行》,可能会用他那台腔语调这么说就讲了一个女的变态杀手啊,小的时候,和姐姐被养父性虐,她恨男人,长大了和姐夫乱搞,看不过去姐夫继续和姐姐秀恩爱,她更恨男人了,觉得幸福都是假的,于是开始连环猎杀,先把姐姐、姐夫一起杀了,再。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谷阿莫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惊悚相关信息。

  谷阿莫看了《夺命旅行》,可能会用他那台腔语调这么说——就讲了一个女的变态杀手啊,小的时候,和姐姐被养父性虐,她恨男人,长大了和姐夫乱搞,看不过去姐夫继续和姐姐秀恩爱,她更恨男人了,觉得幸福都是假的,于是开始连环猎杀,先把姐姐、姐夫一起杀了,再把养父杀了,再在路上搭车勾引好色的男游客,然后杀掉,碰到秀恩爱的情侣游客,杀掉,谁挡她的路,杀掉。从公路到树林,还有车上、加油站、水里,就是一路杀杀杀。对了,她用的武器还蛮特别,是一把弓箭哦,《饥饿游戏》大表姐的即视感,有没有?“表妹”连环猎杀,故事讲完了。
  当然,谷阿莫也可以换个角度,这么说——品冠和曾泳醍演一对情侣,女的怀孕了,为男的放弃职位晋升,男的不知道。两个人开心地去马来西亚旅游,遇到陌生美女搭车,那个女的是个专杀男人和幸福女人的变态杀手,男的不知道。女的第六感感觉到杀气,半路放下杀手,男的不知道。杀手赶上了又继续搭车,装可怜色诱男的,女的知道了,就和杀手一起先走了,男的不知道。男的追上杀手,抢回女的,公路飙车,速度与激情啊,杀手翻车,但是没死,男的女的都不知道。杀手追上情侣,杀进丛林,男的死了,OUT。警察来了,射杀警察,OUT。男的死光光,剩下女的。女的曾经是游泳运动员,杀手不知道。最终,两个女的水里撕,杀手死掉。
  停一停,好像哪里不对?谷阿莫遇到麻烦了,不管怎么讲,其实都讲不好一部《夺命旅行》。是的,剧情就是这样,但《夺命旅行》完全是部不怕剧透的电影,氛围说不出,你非得自己去看、去感受。有别于《绣花鞋》、《京城81号》等翻拣陈年旧物造恐怖,《夺命旅行》对准现代生活,在都市男女的旅行日常中发掘惊悚,更容易勾连起观众的情感代入;整体气质上,一甩腐气,更具时尚气息。当下中国电影,现实主义风格在一轮古装片的沉沦后地位凸显,但惊悚片却显滞后,似乎还惯性躲在时间疏离造成的神秘惊悚中,《夺命旅行》的时尚惊悚,地点放在马来西亚旅游地,发挥来自空间疏离的惊悚,令人耳目一新。
  最重要的是,《夺命旅行》有惊悚电影在类型片意义上的成熟。影片当然算不上大师作品,大师才不会顺畅地讲故事呢;但它肯定是惊悚片的模范作品。如今,不少国产惊悚片货不对板,每每让人失望,《夺命旅行》的标准化惊悚,令人放心,能起到重拾观众信任的作用。导演邓衍成是惊悚片的行家,素有“香港第一杀人导演”之誉,影像写实,常使用暴力的手段来描写剧情中各种极端的人物性格,重口味风格强烈,代表作有电影《羔羊医生》、《弱杀》、《替天行道之杀兄》及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等。这次的《夺命旅行》集中展现了已得到观众认可的成熟的惊悚表现手法,紧张节奏不容喘息的连环猎杀,让人联想到《电锯惊魂》;冷兵器弓箭在丛林中的原始血腥,又让人联想到《饥饿游戏》。单说眼神,片中,“女魔头”韩宝凛的杀气凶狠,曾泳醍的惊恐无助,就能让你时时揪着颗心。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