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美国大众的潜层恐惧因它折射出来

文章简介:《哥斯拉》:美国大众的潜层恐惧因它折射出来,你的这个掠食者之王,博士,你觉得有获胜的可能吗? 人类总自以为是地认为控制了大自然,恰好相反让它们斗去吧。 军营里,芹泽教授面对两只缠斗正酣的庞然大物,无奈地回答了指挥官的问题,而指挥官的眼睛里也流露出耐人寻味的神情。 《哥斯拉》在美国是一部。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哥斯拉》:美国大众的潜层恐惧因它折射出来相关信息。

  “你的这个掠食者之王,博士,你觉得有获胜的可能吗?”
  “人类总自以为是地认为控制了大自然,恰好相反……让它们斗去吧。”
  军营里,芹泽教授面对两只缠斗正酣的庞然大物,无奈地回答了指挥官的问题,而指挥官的眼睛里也流露出耐人寻味的神情。
  《哥斯拉》在美国是一部较为特殊的怪兽影片,一个集合负能量的破坏王渡洋赴美成为城市英雄,这个日本巨兽引发了观众不自觉的政治隐喻猜想。但抛开政治,参考好莱坞的怪兽模式,它仍是一个独特的存在。相对英雄电影的梦幻,怪兽电影就是一场梦魇,从中延伸出的巨兽更是难醒的噩梦,而“哥斯拉”却是噩梦之后得一个完满。
  众所周知,在好莱坞以往的模式中,巨兽们体型庞大,具有毁灭性的破坏力,生存在大自然的极端环境下,与生俱来横扫一切的复仇似的的凶猛。它们即是自然界的奇观,又是人类个体的生命威胁。如:潜入浅海区捕食人类的巨鲨、古老湖泊里藏身的巨鳄、亚马逊丛林中的巨蟒、人为孵化出生的恐龙……均被标注上恐怖、凶残、野蛮、致命等标签,一度令观众闻风丧胆。
  怪兽并非美国电影专属,是娱乐产业的诞生物,多数时间难登电影艺术的大雅之堂,却像英雄片一样带着美国主流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变成了无可取代的电影符号。同时它自成一格的类型电影文化也折射出靠工业、科技和应用哲学发展起来的西方世界,在面对自然力时表现出的恐惧感和攻击性。
  1954年出品的《X放射线》以严谨的科学事件批判了人类在改造自然时产生的恶果,对未来的怪兽电影,或者说巨兽电影产生了重大影响;同年上映的《黑湖怪妖》则是人类在好奇心与欲念的支配下,惊扰异兽又害怕异兽,最后毁灭异兽的劣迹。两部作品虽算不得优秀影片,却给了现代电影很大启发,而其以人与自然的矛盾作为戏剧冲突的表现形式也被沿用在之后的影片当中。
  《哥斯拉》是一部娱乐性很强的商业影片,自然没跳开固有的表现形式,不同的是好莱坞在本片中很大方地放下了人类无往不利的骄傲,让一只庞然大物在人类束手无策时出现,并完成拯救的任务。这不仅在美国不多见,即使世界范围内也是不多见的。这放低的态度,让观众对此题材影片有不同的体验。
  在大多数观众的眼中,巨兽电影或许只是娱乐的视觉盛宴。自身的优越感、冒险的刺激、屠杀的痛快给视觉体验带来莫大享受,在血腥中压力得到纾解、不快被化为乌有。人类依旧按照自身喜好,我行我素地改造着这片自然。假如电影中任何一只怪兽在现实中被发现,影片中的命运也将成为它们的命运。屠杀并非真的来自于破坏,而是人类心中难以遏制的恐惧。
  这也是正是诞生于1933年的《金刚》一次又一次被翻拍,依旧深受观众喜爱的原因之一。人类将无辜的恐惧源引入社会,又因恐惧而滥杀无辜。尽管美女与野兽的爱情是浪漫的,但在这部影片中不能被忽视的还有人类的残忍、贪婪和自私。《金刚》感动了无数观众,它会是巨兽中最浪漫的符号。
  《哥斯拉》同样会让观众感动,但它无法成为美国怪兽电影里的符号。带着日本血统,二战伤痛的创造物,只会被核武器唤醒,找不到杀死它的方法。“哥斯拉”不只是日本的伤痛,也是世界的伤痛。1998年法国版的《哥斯拉》与其他怪兽电影一样,讲的是人类征服的故事,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被核武器唤醒的“哥斯拉”还是给电影带上了不同色彩。
  2016年,庵野秀明再拍“哥斯拉”,这部名为《真·哥斯拉》的电影里,带着伤痛印象和英雄属性的巨兽,再被蒙上政治阴影,被放大的政坛阴谋使之沦为配角。它是东宝电影为抚慰战后日本民众而创造出的复仇替代品,其影响之大波及世界,也正因如此使它只能在黑暗的阴影中不断轮回自己的恐怖效果。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