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修文物》: 匠心需要具备匠气的人才有

文章简介:《我在故宫修文物》: 匠心需要具备匠气的人才有,当初看《我在故宫修文物》昔日的纪录片时,有感现代社会浮躁的功利仿若那被深宫高墙所阻隔,为人所见于一份不为繁华易的匠心传承,但这股匠气却仿若在这部本该更为精粹的电影版中消失了,难见重心的赘述,被弱化的人文思考,如此没有匠气的作品又何以去谈匠。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我在故宫修文物》: 匠心需要具备匠气的人才有相关信息。

  当初看《我在故宫修文物》昔日的纪录片时,有感现代社会浮躁的功利仿若那被深宫高墙所阻隔,为人所见于一份不为繁华易的匠心传承,但这股匠气却仿若在这部本该更为精粹的电影版中消失了,难见重心的赘述,被弱化的人文思考,如此没有匠气的作品又何以去谈匠心?
  还记得最初刚在网上看到这部纪录片,短短的十来分钟便已然被其所深深的吸引,它犹若为观众打开了一扇时空的大门,不仅为人所见那传承千年中华文化的博大精神,也看到了一群传承文物修缮技艺的故宫人对匠心的坚守,而更为难得的是这是一部真正将人文与生活两相结合的作品,乍看下的浅显随意,实则将这群匠人们的风采心云流水的表露而出,毫不夸张的说我情愿在影院看到的就是网上这一百五十分钟的合集,而不是如今的这部新作。
  那么为什么一部本当是升华精粹的大电影反倒不如原有的成片,这在于这部新作让人感觉更像是一部蹭热度的明星电影,而不是一部真正有着主旨核心的纪录片,当这部电影开始时,混乱的节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甚至都无从令人进入状态,而更为突兀的是导演仿若是在玩一个拼图游戏,将原本已然分门别类,步步为营的格局全然打乱,牵强的再度拼凑一体,这样的做法,已然令这一故事本自匠心的重心变的云山雾绕。
  从整体来看,《我在故宫修文物》是一个感觉让人熟悉而陌生的作品,说它熟悉是因为电影沿用了大量已然在纪录片中播过了的镜头,难见新意,而说它陌生则在于其非但没有了原有的魅力,生硬的价值观缔结使其充满了如同说教的意味,更无从所见一个本当去着点的“修”字上,使得匠人虽然还是那个匠人,但那“不为繁华易”的匠气早已消散的无影无踪。
  电影版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可以说拥有一个已然成型的好故事,也拥有一群有故事的老匠人,但电影自身却唯独没有秉承那种能去瑕疵必究的匠气,以至于空谈匠心的怪诞反倒发成为了这部电影颇具讽刺意味的耐人寻味之处。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