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先生的花儿》厌恶老去的人们该怎么办

文章简介:《盛先生的花儿》厌恶老去的人们该怎么办,喜欢看日本家庭剧的同好应该对《盛先生的花儿》有比较好的观感。通过人物的言行举止来塑造人物,通过人物间必需的关系表达来表现剧情。没有对人物预设的审判,没有对事件黑白的审判,只是对人物与事件客观存在的白描。向观众展示一种生活,把问题留给观众,。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盛先生的花儿》厌恶老去的人们该怎么办相关信息。

  喜欢看日本家庭剧的同好应该对《盛先生的花儿》有比较好的观感。通过人物的言行举止来塑造人物,通过人物间必需的关系表达来表现剧情。没有对人物预设的审判,没有对事件黑白的审判,只是对人物与事件客观存在的白描。向观众展示一种生活,把问题留给观众,让观众带着问题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思考。
  “电影的存在并非为了审判个人,导演也不是上帝或者法官。”是枝裕和在散文集《有如走路的速度》中曾提及。其实观众也非上帝或法官,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经验,只有融合自己的处境去领悟电影中所展示的故事,才能得出不一样的生活体验。对一部电影好的或者坏的感触,虽然有很大程度取决于电影制作带来的审美体验,但更多还是会归结于情感的共鸣。特别是家庭剧的处理,譬如我关注孤寡老人的生活更多,对颜丙燕饰演的保姆出轨问题关注相应就会减少。尽管这个角色才是影片的核心。
  《盛先生的花儿》影片的落脚点是花儿,不是盛先生。颜丙燕饰演的保姆棉花似一条流淌在中国疆土上的小河,普通的无名的,并不清澈也不湍急优美,只是静静的流淌坚韧不断。棉花本身也是很好的比喻,人如其名,象征的是生命力。这种女性,不矫情不脆弱,不会得抑郁症。出轨、性骚扰、生育,所有的一切都不如生存本身重要。真的对别人关心、为赚钱付出辛勤努力、不抱怨,这是那个时代那个年龄女性独有的共性,难能可贵。
  盛先生的家庭条件还不错,女儿也肯尽孝,棉花已经是一位非常不错的保姆,可晚年生活依旧说不上体面。这也是为何人们厌恶老去最主要的原因吧。妈妈是我很佩服的一个人,三四十岁时的气魄与决断力都在一般农村妇女之上。现在刚刚五十出头却常常表现出一副气馁的老态,觉得自己人生已经陷入急速下坡的加速度中。聊天中她会提及,因为我不到那个年龄不能够理解。而一直保持向上精神的爸爸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力不从心,这种不经意逐渐变得日常。
  我们都无比佩服能够抵御时间保持旺盛好奇心与生命力的人,佩服能够把自己的老年过得体面端庄的人。都无比渴望自己也能够成为那样的人。然而我们又清楚一方面即使现在年轻力壮的我们想要把生活过得体面都不太容易,一方面我们居住的生活环境,并非存好养老保险、能够住得起尚好的养老院、雇得起每个月五千块钱的护工就能体面的过活。这个事实真是让计划老年独立生活的我们寒心。我们只有寄希望于晚年市场发展已经能够很好地妥善安顿老人,同时努力赚更多的钱。
  另一方面,我不认为商业化之外纯粹的人性进化会对老弱病残孕产生更多关爱,哪怕再过三十年。从影视作品创作一个明显的趋势就可以看出,世风日下。“看一电视剧剧本,人人面目可憎,为己私利撒泼打滚。婆婆逼迫备孕,儿子出轨成性,90后媳妇贪慕虚荣,00后少女就差上天,律师说谎成精,单亲妈妈到处碰瓷喜当爹,全篇只有里面的猴儿惹人喜爱。”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