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鹿晗的想法决定是否与之前电影不同

文章简介:《盗墓笔记》鹿晗的想法决定是否与之前电影不同,《盗墓笔记》一开拍,就听说片方在6000平米的超大摄影棚里搭建了在雪山中埋藏3000年的终极古墓。但其实,这座古墓的设计虽然很颠覆,但并不是电影真正的核心。毕竟,作为国内盗墓小说的前辈,在电影改编这条路上,《盗墓笔记》已经落下了太多。尽管有南派三。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盗墓笔记》鹿晗的想法决定是否与之前电影不同相关信息。

  《盗墓笔记》一开拍,就听说片方在6000平米的超大摄影棚里搭建了在雪山中埋藏3000年的终极古墓。但其实,这座古墓的设计虽然很颠覆,但并不是电影真正的核心。毕竟,作为国内盗墓小说的前辈,在电影改编这条路上,《盗墓笔记》已经落下了太多。尽管有“南派三叔”亲任编剧,但能够真正与之前的盗墓电影区分开,仍是一大难题。
  采访美术指导黄家能,原本是想探探在美术上又有哪些登峰造极之作,没想到,他透露出真正与之前电影的不同,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观,也就是通过营造主人公吴邪的内心世界去发展整个故事的世界观。
  《电影》:从美术方面讲,《盗墓笔记》要怎样才能和之前的同题材影片区分开来?
  黄家能:这种盗墓题材电影,好莱坞之前就拍过很多,像《夺宝奇兵》系列,《木乃伊》系列等,他们更多的是关注冒险经验,但是中国的题材应该有更多文化元素在里面。去年我们国产电影有《寻龙诀》、《九层妖塔》,我们再做《盗墓笔记》的时候就比较难,不能和之前的重复,一定要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观。
  《电影》:这部片子的世界观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黄家能:这部片子并不是以一个上帝视角来看整个事情的发展,而是围绕着怎样营造主人公吴邪的内心世界,以吴邪的内心作为一个依据去发展整个故事的世界观。也就是说整个故事是吴邪在说他的故事,那些故事实际上就是吴邪脑子里故事的形象,我们想要用这种角度来说故事,最终还是以说故事的人为中心点搭建世界观。比如,吴邪的衣服有点像19世纪福尔摩斯那种感觉,喜欢怀旧,喜欢古董,在戏里面他玩扑克牌,住的地方像一个古董店,这就是他的形象和价值观。
  《电影》:井柏然饰演的张起灵在造型上有点少数民族风格。
  黄家能:因为他在故事里面是康巴族,我们想要把他跟现代人有一个区分,这个是刻意的,不然人物太平常了,这个是必然性的。
  《电影》:在这部片子的美术方面,有没有和导演分歧比较大的地方?
  黄健能:在做墓穴美术设计的时候,我和导演分歧比较大。从我的认知标准来看,在做墓穴设计时,我偏向稍微传统的角度,但是导演希望能突破,尽可能将观众之前在影视剧中看到的那些墓穴有一个极端性的颠覆。我当年与徐克导演合作《七剑》时,要根据每一个人物的关系、每个人物的五行特性考量七把剑的性格。李仁港导演不一样,他并不是说要将五行的东西放进去,而是要全部颠覆这些,他要的是一个好看的场景。
  《电影》:这种颠覆,会不会让观众觉得与历史有出入?
  黄家能:我以前拍一些历史片的时候,也去采访过一些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我说我们现在要做一个汉朝的东西,是不是必须要按照真实的去做?他说没有必要的,因为过去的东西有多少是你能看到真实的一面?在汉朝的时候还有没有石器时代的东西存在?你只是将这个石器时代的东西界定在那个阶段,不代表后面没有。对电影中远古的美术部分,观众肯定会有疑问,那个年代会有这么多器械吗?所以对我来说,不要太介意这点,我们不是拍纪录片,是拍故事片,只要符合故事的发展,不影响剧情就可以了。
  《电影》:不要从历史片的角度去做考据?
  黄家能:对。导演比较喜欢将古代的东西增加现代元素进去,希望打破传统古代片那种感觉。他要放这些东西有一定冒险性,但是我觉得未尝不可。因为想营造新的细节,没有突破口,就很难让观众记住你的场景。所以,给观众看的东西一定要他们没见过的,不好看的东西就不给他们看。
  《盗墓笔记》中重要的道具和场景
  吴邪的家:
  美术解读:这是整个故事的开始,想要建立吴邪这个人物的背景,必要创建一个环境,来营造演员的出场。这里面放了这个角色喜欢的东西,整个风格有点像蒸汽朋克的感觉,很复古,与他的服装造型也保持一致,代表他个人的价值观。
  黑金古刀:
  美术解读:这是九门家族成员张起灵拿的一把刀,贯穿整个故事。导演不喜欢那种特别花俏、装饰性的风格,跟国外有些片子里给你雕个花,挖个洞不同,我们做的时候尽可能要达到以功能性为主,比较阳刚化一点。
  鬼俑:
  美术解读:在设计上参考了春秋战国时期,再加上秦朝的一些造型。故事里面,它是一个木偶,木头做的,但实际上纯木做这个不可能,因为现在你要做纯木雕刻比较难。我们要设计几个造型,然后再翻模去做。每个表情都不是一样,它的每个关节,包括头、眼睛都可以动,在故事里面还有一场弹琴的戏,比较惊悚。他们手里拿的兵器叫弩,也是参考了秦汉时期的元素。
  祠堂镜子:
  美术解读:这是我们传统说的祠堂,供奉着历代祖宗的一些牌位。这场戏我们想做出吴邪的内心世界,所以做了两面墙都是镜子的设计,有种看所有东西没有边界,无穷尽的感觉。
  墓室棺材:
  美术解读:我们原本设计的这些棺材是传统棕色的,但是跟周围那些木偶搭配起来没有那么好看。最后设计的时候稍微在视觉效果上提高了一点豪华程度,让观众感觉已经找到墓穴发现宝物了,但实际上很多危机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盔甲:
  美术解读:这是士兵陪葬时候穿的盔甲,我们想要做出那种稍微阴森的感觉,每个盔甲都是架起来的,我们用了很多皮、金属等不同材料做成的。盔甲是李仁港导演一直以来都比较讲究的道具,他的很多古装片都有盔甲,每一个盔甲都特别经典。
  铁面生面具:
  美术解读:铁面生是整个故事里面很关键的一个人物,整个墓地就是他设计的。他也有出场,但一直都戴着面具,所以没有特定的演员。在设计这个面具时,我们希望做一个观众没有在第二个片子里见过的东西,让观众看完之后有震撼。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