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游戏》:天才另类爱情的忧伤

文章简介:《模仿游戏》:天才另类爱情的忧伤,《模仿游戏》这部电影采用横截面的片段刻画,高度浓缩出一个孤僻,偏执又有交流障碍的另类天才。电影剧情紧凑明快,客观阐述了二战期间一个破译密码的科学家的人生观与历史价值。这种理智,使得整部影片的格局颇为工整。简单的追忆法,附以主角的童年经历作。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模仿游戏》:天才另类爱情的忧伤相关信息。

  《模仿游戏》这部电影采用横截面的片段刻画,高度浓缩出一个孤僻,偏执又有交流障碍的另类天才。电影剧情紧凑明快,客观阐述了二战期间一个破译密码的科学家的人生观与历史价值。这种理智,使得整部影片的格局颇为工整。简单的追忆法,附以主角的童年经历作为补充,起到了丰富故事支线,饱满情节的作用。艾伦•图灵后半部分的悲情人生,本可浓墨重彩,与片中最振奋人心的桥段形成互相抗衡的冷暴力,但影片最终将华彩部分速写为一幕场景,一个颤抖和一场哭戏,实为精悍而深刻。《模仿游戏》并未用悲情的诗意色彩去晕染这部影片的气质,但整部影片依旧荡气回肠,发人深省。影片在剧作上是呈现出一种理性的框架和冷静的基调,因此夺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实至名归。
  英国男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饰演的艾伦•图灵,以一个偏执、自闭又充满激情的人物形象活跃于银幕之上。图灵那段阴影伴随的童年时光、两性之间的犹豫,以及自身的同性恋倾向,成为这部电影与其他名人传记电影的有趣差别。作为一个忧伤的天才,他是孤独寂寞的。正如片中别人对他的评价一样,双面间谍都是这样,好像一个孤立的独行者,没有父母和朋友的牵挂,容易骄傲和自大。
  天才数学家图灵经历了从青春朦胧的男男之间、到成熟男女之间的另类爱情挣扎。有着如此复杂性取向的人物贯穿全片,让所有故事的展开都巧妙又讨巧。在某种程度上,图灵这个角色有着《海上钢琴师》里的1900的孤单和才华,也有着《罗丹的情人》里卡蜜尔般的执着与忧伤。片中出现过两次的台词是“有时候正是人们认为的无用之人,成就无人敢想之事”。而这正是影片中传递出来的,对于天才这类被人们敬而远之甚至嘲笑的人,所要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宣言。图灵忍受着法院的指控,忍受着别人不能理解的生活作风和工作方式,但他无怨无悔,以自己的方式回击质疑。这是一个励志的演说,讲得克制,讲得条理,也能让你热血沸腾。尽管故事以主角绝望的方式结束,但还是会让人唏嘘不已。
  康伯巴奇在影片中的表演形神兼备,一方面,他能在激动的情绪下表现出人物的恐惧与疯狂,另一方面,他又能在人物与他人的普通交流中,表现出胆怯与懦弱。作为一个数学家,他对于自己从事的工作有着高度自信和偏执。图灵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就以超凡的逻辑和口才,让招他进来研究的人闭嘴。第二次深刻的表演在于所有人都不和他合作的时候,他以一意孤行的自制机器,与其他同行抗衡。当机器转动没结果,当听到“你能说说你有什么成就吗?”他哭了,委屈、孤单、痛哭,被指责被孤立的感觉凝固了那一瞬间。
  《模仿游戏》客观地再现了一个忧伤的天才在战火纷飞年代,用自己的才华,为自己的正名的故事。故事里似乎缺少感性因子,但故事里有着内蕴丰富的励志金句,故事里有着一个绝望的天才,和他那段看似懦弱却无比坚强的人生。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